当前位置:首页 > seo知识 > 正文

除了91还有什么关键词(关键词因为所以还有什么)

白色恐怖下,这里的红旗28年没倒。

从“五个一”的红色故事回望第二革命根据地鄂豫皖苏区

本报记者刘晶、李亚珍、朱庆、白斌

又到了六月,又是一番大不同,满山葱茏,生机盎然。

1930年6月下旬,鄂豫皖边区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召开,鄂豫皖特区苏维埃政府宣告成立。

鄂豫皖苏区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创建的根据地之一,是仅次于中央苏区的第二大革命根据地。诞生了很多红军主力,在白色恐怖下创造了“28年红旗不倒”的奇迹。

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安徽考察时指出,鄂豫皖苏区红旗28年不能倒,新四军能在江淮大地上与敌斗争到底,刘邓的军队跃进千里进入大别山并生根发芽,淮海战役势如破竹,百万壮士渡江吞万里。根本原因是我们党和人民心连心,军民团结如一人。

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是中国革命和人民军队的重要发祥地。90年后,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深入大别山腹地,重访这片红色地标的山河,追寻“28年红旗不倒”的历史逻辑...

一本关键词:启蒙的旧书。

“做什么?哪条路?去哪里?......由于我当时偏执的想法,我得到了一条路,决定走这条路。”

在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里,静静地陈列着一本陈喆的书《少年浪子》。这是现代著名诗人和小说家蒋光慈写的一部书信体小说,发表于1926年。郭沫若称之为“革命时代的前矛”。小说讲述了农村少年王中在父母惨死于地主之手后,流落异乡,历经坎坷,不懈追求幸福,反抗压迫,最终成为一名革命者的故事。

蒋光慈的出生地是今天大别山区金寨县白塔畈镇广慈村。在小巧、清新、简朴的蒋光慈纪念馆,记者见到了展览经理彭忠良。

“《少年浪子》出版后,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当时一本书在中国再版了三次,而这本小说六年再版了十八次。”彭忠良说,“它激励了当时一批有志青年走上革命道路。”

根据展厅内的资料,Xi、仲勋、陶铸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回忆说,他们都是受青年游子的影响而投身革命的。

“邪恶社会给我的痛苦越多...我的反抗越强烈...我还是一个流浪的少年,一个至死都不会向黑暗屈服的少年……”读者翻开《少年漂泊者》就能感受到当时中国的深重苦难和挣扎在黑暗深渊中的人民。

党史研究者认为,在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中,尤其需要反映工农生活和革命群众英勇斗争的作品,以通过教育激励革命者投入新的斗争。从内容上看,《少年漂泊者》展现了从五四运动到二二七惨案这一历史时期的社会矛盾和斗争,符合革命斗争形势的要求,受到广泛欢迎。

如今的广慈村村容整洁,村民生活幸福,小学、医疗诊所、农民文化园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广场上矗立着“广慈村,美丽家园”的展板,用诗意的语言描绘着今天的广慈村:一条条村组平坦的道路承载着小康的梦想,一片片肥沃的农田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多么美好的乡村风情画卷,多么诗意的田园。

“村里主要种植茶叶、栗子和大棚蔬菜。去年被评为全省美丽乡村示范村。”广村党支部书记王小华说:“全村差不多有3000多人读过这部小说。即使在今天,书中少年的故事仍在影响着我们。”

90多年前,这部革命启蒙文学作品让鄂豫皖苏区的红旗继续飘扬,带着浓厚的红色文化基因。当时,许多读者给蒋光慈写信,称这部小说为“指路明灯”。

如果书是灯塔,年轻的游子就是“所有的灯都经过一盏灯,最后所有的灯都亮了”。现在的畅销书往往都有书评,但这部小说的书评不是文字,而是一颗颗播下的革命火种,这是一代代中国青年探险队的实践。

一堵长长的墙,关键词是:牺牲

很多人都记得小学课本上学过的一篇课文——王愿坚的《草上夜行》。这段文字,记录了一个老红军和一个小战士在长征中穿越草原的故事,成为了一代人的红色记忆。

除了91还有什么关键词(关键词因为所以还有什么)  第1张

文章中,老红军问小战士:“你的家乡在哪里?”小战士答“金寨竹园”,老红军听后非常激动:“竹园!著名的金寨暴动就是从你开始的。”

这里的金寨起义是指1929年5月6日的长夏起义。起义犹如一声红雷,宣告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鄂豫皖边区革命武装起义取得了第一次全面胜利。

“长夏节起义与黄麻起义、柳火起义一起,被称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在大别山区爆发的三次革命武装起义,促进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形成和发展。红军十二个主力先后在金寨成立。”金寨县委党史地方志研究室主任胡尊元说。

诞生于长夏起义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师和诞生于另外两次起义的红三十一师、红三十三师,于1930年春合并为红军。1931年,红一方面军与红15军合并为红四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后与在金寨组建的红25军合并为红四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是红军参加长征的主力队伍,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

一寸山河,一寸热血,一片热土,一个灵魂。90多年前,人口不到23万的金寨有10万人参加革命。他们大多流血牺牲,英勇就义。“最后一块米当口粮,最后一块布当军装,最后一块送上战场”是当时金寨人民支持革命的真实写照。“金寨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参加革命的祖先或父亲,包括我家。”80后金寨县革命博物馆副馆长杨晓璐说。

在斑竹园镇长岭关村,五十多岁的罗先平经营着一个中药材基地,带动着村里的中药材产业。罗先平爷爷那一代六兄弟一起参加革命。除一人受伤回老家外,其余五人,包括其爷爷,全部死亡。

“直到解放后,我们罗家陆续领到了五张烈士证,才知道兄弟五人都牺牲了。"罗先平说,"每年清明节,我都会去爷爷的坟前,讲讲村里的变化。正是他们的牺牲给我们带来了今天的好日子。"

半园镇金寨县长夏节起义革命烈士纪念园安葬着2000多名革命烈士,其中包括长夏节起义领导人之一、红三十二师第一师长周伟炯。当记者爬到山顶时,他看到了向倩元帅在烈士纪念碑上题写的“长夏节起义烈士永垂不朽”13个大字。他俯下身去看墓碑上的铭文。很多烈士牺牲时不到20岁,最小的只有13岁。

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长长的烈士墙上,镌刻着一万多位烈士的名字。“这一万多人是留下名字的革命烈士,更多的人是无名烈士。很多人参加革命的时候还年轻,没有后代申请追求伟大,所以不知道牺牲在哪里。”尊元说。

胡尊元说,主力红军长征后,剩下的红军队伍坚守大别山,进行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抗日战争时期,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解放战争期间,刘邓的军队行军数千英里进入大别山,在那里重建了革命根据地,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有很多牺牲的野心。和金寨一样,大别山一代又一代的革命先行者,以无畏的牺牲成就了28年的历史奇迹。

一块石碑,关键词是:民心。

在金寨县革命博物馆展厅的一个玻璃罩子里,一块高约一米的石碑静静地立着,上面刻着18个字:“赤城五区三乡第三村”、“红军公田”、“总田五斗”。

“这块红军公田的纪念碑是上世纪70年代发现的。是国家一级文物,是金寨县革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馆长君妮告诉新华每日电讯,“它见证了土地革命时期红军土地改革的光荣历史。”

据史料记载,当年大别山的鄂豫皖三省苏维埃政权如雨后春笋,实行土改,没收地主土地,分给无地和失地农民。苏区还颁布了土地法令,规定给红军、游击队、不能生产的苏联工人及其家属土地。按照苏维埃政府的规定,红军的公共土地用于红军家属的口粮和红军的军粮。如果家里没有劳动力或者家庭成员无力耕种,苏联政府就发动群众播种。

喝水别忘了挖井。金寨县各地人民都很支持红军公田的建立。20世纪30年代初,金家寨、吴家店、斑竹园等地分配土地时,把所有的良田都划为红军公田,竖起石碑或木板标明,既提醒大家爱护公田里的庄稼,也让后人永远记住红军的恩情。

半园镇桥口村外有高架桥。沪蓉高速穿过高架桥,桥下的农田就是发现公田碑的地方。“这片土地是当年红军的公地,曾经是长夏节起义的指挥部之一。当年红军撤离村子后,为了不让国民党军发现,老百姓就把碑埋在了地里。”朱元镇党委宣传委员吴说。

当地干部和党史研究者表示,公田的纪念碑反映了民心相通的历史逻辑。安徽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张说,“依靠群众,共同努力”是大别山精神的精髓。大别山的党和军队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依靠群众,密切联系群众,支持革命,军民齐心协力,筑起了一道牢不可破、攻不破的铜墙铁壁。

“贫苦农民出身的红军战士也能得到土地,进一步激发了捍卫革命成果的积极性。人们更积极地参加红军。”尊元说。

公碑是鄂豫皖苏区“军爱民,民拥军”历史的缩影。由于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大别山的革命火种在此后的残酷斗争中愈发深入人心。“刘邓的军队千里进军大别山,就是因为这里群众基础好,才最终取得了战略上的成功。”尊元说。

一个学校,关键词是:赤城

大别山金刚山脚下的唐家辉镇,在长夏节起义胜利后,数次成为皖西、豫东南革命斗争的中心。时至今日,镇上仍保留着邮局等许多革命遗迹,在许多遗迹标牌或文化古迹上经常可以看到“赤城县”的字样。

在唐家辉镇瓦屋基村,有一个古朴的院落,是中国最完整的两所列宁小学之一。不远处,就是列宁小学的新校区,这里不断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孩子,来学习,来革命,学习革命,这很重要。”走进这所列宁小学,可以看到建校时简单可爱的海报,还有苏区孩子坐在一起读书的老照片。

长夏起义胜利后,鄂豫皖苏区为了让当地人民识字受教育,创办了数千所列宁小学。这所学校是当时苏区六区一乡的列宁小学,上学免费。就这样,9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开始了对穷人的义务教育。

"任何愿意读书的人都可以来上学。"81岁的周世坤回忆说,他是学校第一批学生之一,担任校长多年。“当时最小的学生6岁,最大的60多岁。”

很多老人都能回忆起在这里读书时的情景:老师是苏联干部,还是红军战士;课程包括普通话、算术、学习汉字、常识、音乐、体操等。教材都是老师编的;学校还自制木马、双杠、秋千等体育设施;学生也参与学校管理...

据周世坤介绍,当时列宁的小学校舍和教具都很简陋:没有桌椅,就从地主家没收,或者师生自己动手一起做;没有操场,老师带着学生一起平整场地;没有笔,就用棍子在地上写字...

列宁小学生除了学习生活丰富外,还担负着“红区小卫士”的职责。在革命战争年代,许多孩子的亲身遭遇激发了他们对红色教育的强烈革命热情。他们为红军站岗,传递信息。年轻的学生加入童子军,而年长的学生加入少先队...

曾在这里任教的邓、,读过书的陈、程明,都是这所列宁小学出来的将军。“列宁小学自诞生以来就是革命的摇篮。长征结束后,列宁小学200多人加入了红军。”76岁的村民周其凤说。

1961年,这所列宁小学被列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这个至今还保留着青砖灰瓦的简朴院落,是安徽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激励着孩子们缅怀先烈,努力学习。在新教学楼里,学生们在配有空音和多媒体设备的教室里使用平板电脑。列宁小学现任校长张辉说,唐家辉镇很多家庭五代都在这里学习,校史就是这里的红色历史。

革命先辈创办教育的历史从未被遗忘。列宁的小学生都知道,他们长大的地方曾经叫赤城,他们也从小就知道“诚”对国家和人民的意义。

一首民谣,关键词是:美好。

“八月,桂花遍地开,鲜艳的红旗竖起,花灯装饰,花灯装饰,新世界灯火辉煌……”

90多年前,热爱民歌的共产党员、小学教师罗以大别山民歌《八段锦》欢快的曲调,创作了歌曲《八月桂花遍地开》,描绘了村民庆祝苏维埃政权诞生的温馨场景,表达了工农翻身当家的喜悦之情。

这首歌曲调优美,歌词易记,深受人民群众和红军战士的喜爱。1932年,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西进川陕。这首歌又被带到了四川和陕西。此后流传全国,歌词不断修改翻新。90多年后,已经家喻户晓,传唱不绝。

罗1894年出生在斑竹园镇沙堰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春,在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训练所学习后成为共产党员。回到家乡后,罗参加了农业运动。在党组织的安排下,他一边办学教书,一边开展革命活动,发展党员。

走进斑竹园镇金山村,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见到了罗的孙子罗。74岁的罗老人穿着干净的衣服,坐在一个简单的院子里,向记者讲述了他祖父的故事。

“那个年代,爷爷是个不可多得的‘文化人’,喜欢写诗写歌,会编会唱。”罗回忆说,爷爷受组织委派,选用了当地的民间曲调,写出了《八月桂花遍地开》。

当罗把定稿交给当时的商城县委时,县委决定把歌词油印出来,发给大家唱。因为充分反映了群众的心声,《八月桂花》很快就传遍了苏区。

解放军出版的《金寨红军史》是这样描述“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桂花为什么那么香?因为...她是中国革命石与火、血与泪、爱与恨的印记,她的金色花瓣芬芳馥郁,蕴含着革命先烈不朽的精神和灵魂。”

罗说,在爷爷那一代人的影响下,他家后辈的名字都含有继承革命志气、弘扬大别山精神的含义。作为一名党员,老人自愿成为2020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志愿者,走上村头的路边,参加疫情防控工作。

1952年,罗被安葬在他的家乡沙堰村。在他的故居后面,一棵百年桂花树生机勃勃。在墓前,来自全国各地的仰慕者向他描述“新世界”的壮丽和新生活的无限美好,告诉他今天的人们仍然会唱这首歌,并将继续唱下去...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