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知识 > 正文

搭建一个app平台需要多少钱

这位70岁的老人存了10多万养老钱。

银行卡一直藏在包里。

但是我孙子偷偷绑定了我的手机,改了我的密码。

还有在人脸识别的时候哄爷爷刷脸。

给游戏充值了35000多元。

1.偷偷绑定爷爷的银行卡

充值游戏花了35000多元。

何先生后悔打了儿子,自责没有管好儿子。何先生的儿子上初二。他今年14岁。他和妻子平时工作忙,就由爷爷奶奶陪着,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民房。

“我爸70岁了,只有一张银行卡。他卡里存了十几万,是他和我妈的养老钱。”何先生说,为了方便子女查询信息,专门为老人配备了智能手机。原本有一张银行卡绑在手机上,但是钱不多。此外,还有一张老人养老钱的银行卡,但没有和手机绑定。“我把我爸的卡开通了手机银行,这样我就可以在手机上查询了。”何先生说他会每隔一段时间查一下余额。

6月27日晚,他发现卡里少了35000多元。何先生查询了消费明细,发现钱都进了两家游戏公司。

何先生给儿子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动过爷爷的银行卡,孩子说没有,“我反复问他有没有花,他还是三缄其口。我当时气得打了他几巴掌。”何先生说他可能被狠狠地打了一顿,孩子跪下来说:“爸爸,我错了,请打我!”

何先生说,他把所有的账单都打印出来,发现孩子玩了20天左右的游戏,分别玩了四个游戏,有“快跑!青春,王者荣耀,和平精英,使命召唤。”购买的都是优惠券和钻石,98元到648元不等。何先生说,充值很频繁,只要“跑路!少年花了26500多元,腾讯涉及的其他三款游戏花了近9000元,四款游戏一共花了35000多元。

7月23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见到了何先生的儿子丛聪(化名)。如何拿到爷爷的银行卡,获取支付密码?丛说,刚开始,爷爷手机里有钱,他也花,但只花一点点。他的密码是通过试家里的座机号码试出来的。后来他偷了爷爷的包,又绑定了一张银行卡。因为不知道支付密码,他通过爷爷的手机号获取了验证码,直接修改了支付密码。

“但是你给游戏充值的时候,也会跳出刷脸界面。我让我爷爷看看手机。他不知道看手机是什么意思,就叫他刷脸。”

搭建一个app平台需要多少钱  第1张

2.腾讯客服:退部分费用。

华为客服:不退款。

母亲张女士提供的消费明细账单显示,“跑路!大三扣费方为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和平精英扣费方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王者荣耀和使命召唤扣费方为深圳市腾讯天游科技有限公司,儿童集中充值时间为6月7日至6月25日,只需“快跑!少年》这款游戏,期间充值19笔。

张女士说,她和客服沟通,涉及腾讯的三款游戏,只给了部分退款。“快跑!”少年的扣费方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拒绝退费。

华为游戏平台给张女士的回复显示,华为不给退款的原因是华为账号已经实名认证为成人。游戏中的每一次充值都需要主动操作,只有输入支付密码或者通过指纹、人脸、银行预留短信验证码等验证方式才能成功支付。人脸识别验证后验证账号有游戏充值的情况。并表示订单已充值成功并支付,游戏道具消费完毕。很遗憾,退款要求无法满足。

何先生对此回复极为不满:“我跟他们客服说,是孩子背着父母充值的钱。我也知道我们的父母疏于管教孩子,没有及时发现孩子打游戏,甚至没有让老人保护好自己的银行卡和密码。但是华为回复说账号已经通过了人脸识别验证,我只好说两句。他们既然能发现这个,难道看不出来是一个老人在刷脸吗?“我爸一辈子务农,3.5万元对他来说是一笔巨款。他怎么会愿意打游戏呢?”

7月24日上午,记者分别联系了两家游戏扣款公司的客服,华为客服回复与张女士提供的一样,拒绝退款;腾讯客服也在和家长做进一步沟通。

3.律师:孩子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游戏公司应该退款。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认为,孩子只有14岁。他充值玩游戏,与游戏公司建立了消费服务合同关系。根据《民法》第十九条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认可、追认民事法律行为;”14岁的孩子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其父母实施的法律行为未经认可或追认,则为效力待定的合同,法律后果无效。游戏公司应退还游戏款。

赵良善强调,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如果孩子能够详细说明他所玩游戏的细节,该陈述可以作为孩子玩游戏的证据。同时,如果现场找到了玩游戏的证人(如孩子的近亲属),孩子的近亲属的证言仍然可以作为证明游戏是孩子玩的证据。

更有甚者,这款游戏在华为软件公司平台上的名字叫《逃亡,少年》。顾名思义,它面对的群体是青少年或者未成年人,而不是老年人。在这个事件中,虽然孩子的爷爷通过了人脸识别的验证,但并不代表玩游戏的主体就是孩子的爷爷。

赵良善介绍,在司法实践中,父母举证仍有一定难度。为了防止或减少类似事件的发生,建议监管部门加强监管和处罚力度。同时,家长要保管好孩子和孩子的手机支付密码。

华商报记者苗巧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