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常见问答 > 正文

北京债务优化公司(北京贷款债务优化)

你听说过「反催收」和「债务困扰」吗?北京商报今日记者注意到,最近有不少黑产盯上了这项业务。一些所谓的债务咨询或债务管理“专家”在微博、QQ、贴吧、Tik Tok等平台传授降低息差、延期还款的“技巧”,甚至教唆、煽动逃废债务,以债务规划为由非法获利。如果看到这种人群,一定要远离。

一天50个动态招揽生意

“专业反冲,你还在担心通讯录爆炸,还款压力大吗?不满15天试用期不收费!”“如果你有网贷逾期,不要慌。如果找老师为债务人合理规划债务,可以规避债务风险,解决被催收的麻烦”...

4月7日,北京商报今日记者在多个平台上看到多家债务顾问的推广信息。以微博中最后一个自称负责逾期协商的“梁老师”为例。他的粉丝有49.9万。仅4月7日一天之内,他就发布了50条关于“摆平藏品”的信息,通常以文字和视频的形式发布。累计视频播放量25万,内容大致为债务人与借款平台协商延期还款的录音,以此来

当日,北京商报记者以贷款逾期为由询问该员工。后者让记者添加其个人微信号,并让记者整理所有负债清单,包括逾期平台、欠款金额、逾期时间等。,并询问了债务人的职业以及个人是否有车贷、房贷、信用卡等信息。

“无论是否逾期,你都需要重新规划你的债务。”当被问及如何收费时,这位人士告诉北京商报今日记者,他一般是帮助整理和规划债务,不需要收取分析和解释的费用。但后续方案制定后,会有收费,包括由法律团队处理、协商延期还款等措施。

此外,北京商报今日记者从这位员工的朋友圈查询发现,这位自称“梁老师”的员工,隶属于一个名为益友法务部的团队,自称是一家负责“债务咨询、合理维权”的“综合法律咨询服务平台”。主要业务包括信用卡债务优化、网贷债务优化等律师咨询服务。

其中,信用卡债务优化服务包括因特殊原因(包括疾病、经济困难等)无法正常还款。).可与银行协商制定新的还款计划,减免全部或部分罚息,进行第二次分期(最多60期)。另一方面,债务优化可以通过与贷款公司协商,减少部分罚息,包括保险费、服务费、担保费等。

北京债务优化公司(北京贷款债务优化)  第1张

数以万计的“债务困扰”平台泛滥。

北京商报今日记者了解到,对于前述债务咨询法律平台,不少业内人士将这类团体称为“反催收联盟”,这些“反催收”手段也被称为“债务烦恼”。

“债务困扰”是一种逃废债务行为,主要表现为两种方式:一是债务人通过伪造病历、贫困证明、编造困难情况,甚至恶意向金融机构、助贷平台或催收人员投诉等方式逃避债务;二是各种地下“反催收”组织打着为债务人减免债务的幌子,向债务人传授降低息差、延期还款的“技巧”,甚至以非法手段拒不还款,以此牟利。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反催收”的债务咨询机构并不少见,尤其是近一两年来,呈现出规模快速增长的趋势。

比如以债务咨询、债务规划、债务管理、债务法务、信用修复等关键词为例。北京商报今日记者举例发现,国内从事此项业务的机构至少有数万家,仅去年一年就有数百家债务法律咨询公司成立。

浙江大学国际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潘鹤林今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些“债务烦恼”中介主要由失业人员和高负债人员组成。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有过逃废债的经历,并从经历和经历中总结出许多逃废债的方法,甚至通过招生实现了经历的二次实现。其中也有逃债中介本身就是骗子,只是利用借款人贪婪的心态,给出不切实际的意见。

“需求决定市场”。不得不说,目前很多借款人一看到“降低罚息,延期还款”就信以为真。甚至有人把这类平台当成救命稻草,但这种所谓的债权规划真的靠谱吗?

多位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给出了否定的答案。正如一位金融行业资深律师所说,这种“反催收”行为其实是不合规的。他坦言,“反催收”对债务人来说就是饮鸩止渴。在金融借贷关系中,根据约定,还款是债务人的义务。“反催收”人员使用的这些手段,对债务人来说,存在着很多风险,比如违法行为,甚至相应的法律责任。

博通咨询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王鹏博也对北京商报今日记者表示,这种组织实际上是通过现有规则的漏洞迫使金融机构妥协,包括恶意投诉、伪造证明等,最终达到降低自由利率、分期还款的目的,危害了金融机构的合法权益,破坏了健康的金融秩序,干扰了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损害了整个行业的正常业务。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金进一步提到了这种行为对债务人的多重危害:一是平台向债务人收取各种服务费,可能使其进一步陷入债务困境;二是通过引诱金融机构、催收机构不当收款,然后恶意投诉、煽动闹事,依靠舆论压力达到目的,也会扰乱正常的金融秩序,诱发更多社会层面的风险。

金进一步提到,对于这个产业链,监管部门和司机主管部门要进一步加大对“反催收”黑产的整治力度,同时通过金融机构、征信机构、行业协会的联动,更好地完善征信服务体系,提高对黑灰名单上企业和个人的识别和治理,从源头上打击“反催收”黑产的存在。

监管和多元化警务整改的行业建议

随着“债务困扰”的手段越来越多样,方式越来越恶劣,这条黑色产业链也受到了业界的规范和关注。2021年2月26日,银监会明确表示,将全力维护出借人合法权益,坚决打击恶意逃废债行为,加强对“反催收联盟”等非法网络集团的治理。

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正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林印孙在议案中指出,逃废债是金融业发展的痼疾,不仅严重破坏金融秩序,而且干扰企业正常经营活动,诱发社会不稳定,削弱金融刺激消费的作用。对此,他建议同时采取多种措施。首先,“债务困扰”应受到惩罚,以增加其违法成本。二是规范投诉机制,净化投诉环境。三是建立与互联网经济相适应的诉讼机制。四是加强行政执法。五是打通行业信息壁垒,共享“债务烦恼”黑名单。

“债务困扰”必须依靠监管部门和警方的多元化整治。林印孙说,在监管方面,要重点打击挤占正常投诉维权渠道的非法代理维权行为。未来还应考虑加大源头管控,定期对可能涉嫌教唆债务人“发债”的机构维权机构、个人债务重组公司进行合法合规审查。执法方面,建议警方协助收集重点案件,借鉴鞍山警方开展相关专项行动的做法,加大执法力度,提高收集效率,有效震慑不法分子。

前述金融行业资深律师认为,“反催收”组织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银行等金融机构不规范催收的现象。首先,收藏行业要规范。此外,这类“反收藏”组织也应受到严格监管。债务人要意识到,即使是维权,也要合法合规,不要试图通过“反催收”这种不规范的手段来逃避债务。

对于后续的治理,王鹏博建议,相应的金融服务机构和行业监管部门应该联合起来抵制和打击这类机构,多方联动。金融机构也要注重提高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同时完善自身产品和相关服务的设计。公安机关可以依法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追究相关组织和个人的法律责任。消费者要有正确的消费观,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应试图以极端手段逃避债务。

北京商报记者刘思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