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知识 > 正文

电商网站(电商网站项目)

“环境好的时候,激进的创始人可能会得到好的结果,但是环境平静下来之后,创始公司还是需要一步一步往前走。如果跑得太快,有时候不仅会摔倒,还会掉下悬崖。”赵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作为电商平台淘极客的前成员,赵红见证了公司从初创到逐渐壮大,再到迅速“摔跤”直至“坠崖”的全过程。

在竞争激烈的电商赛道中,淘极客只是被淘汰的成员之一。今天,中国第一家C2C网站,曾经的电子商务公司易贝也宣布将于今年8月关闭。一时间,感慨万千。

《2021中国电商消失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129家电商消失,同比下降31.7%;从2018年到2020年,电子商务公司分别消失了148家、120家和189家。所谓“消失”,是指公司破产、倒闭、重大重组、创始人出走、平台关闭或关停等。

梳理第一财经发现,大部分电商平台消失的原因都离不开两点:一是面对移动和社交的变化,自身反应速度太慢,被对手挤出市场;另一种是扩张太快,烧钱太多,导致资金链断裂。

密封在PC侧

易贝的关闭与其未能跟上中国电子商务的快速迭代有关。

1999年8月,易贝成立。公司成立之初,在上海一套两居室内办公。两位创始人和谭是当时仅有的两名员工。2000年,易贝各项指标长期排名第一,2003年达到巅峰,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市场份额一度达到80%。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创始人邵亦波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以2.25亿美元的价格将易贝卖给了易贝。从那时起,易贝改名为易贝。

易贝接手后,易贝仍然坚持“美国模式”,包括网站继续收取服务费,市场份额持续减少。

“随着易贝被易贝收购,以及同期淘宝的迅速崛起,易贝来到了一个分水岭,其对商家的收费模式导致大量商家转投淘宝,最终导致淘宝的市场份额迅速赶超易贝。”经济社会网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电商网站(电商网站项目)  第1张

虽然该公司在2005年5月宣布大规模降低商品挂号费,但免除了新卖家单月前五项的挂号费。但是已经太晚了。

2012年4月,易贝不再是易贝在中国的相关网站,而是Tom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所有业务都从易贝分离出来,独立运营。

大型电商数据库“点读宝”的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淘宝地位稳固。到2012年12月,淘宝约占总市场份额的96.4%。Paipai.com占3.4%,eBay.com仅占0.2%。

十年后,该公司宣布,2022年8月12日24:00前,易贝将关闭网站上所有商品和店铺的交易功能,以及易贝用户和网站服务器的注册、登录和充值功能。同时,易贝还为用户开通了客服邮箱,专门解答账户余额返还问题。

从市场发展的角度来看,易贝的成功是因为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发展,而它的失败是因为它没有理解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发展趋势,在一次次错误的决策中走向封闭。

过去20年,中国的电子商务购物模式已经从过去的web转向了移动;商品的展示也从过去的图文模式转变为直播/短视频模式;商家的营销方式已经从过去的一味打广告,转变为更加注重内容、社交、种草等娱乐方式的构建。一旦踏错节奏,就有可能被时代的列车甩在后面。

“在其他电商转战手机的时候,易贝依然把自己封闭在PC上。目前国内电商巨头在页面风格、技术手段、创新上都紧跟潮流,巨头之间的竞争没有喘息之机。”莫岱青表示,淘宝、JD.COM、拼多多、唯品会等综合电商的崛起,以及Tik Tok、Aauto faster等直播电商的发展,已经牢牢占据了国内用户的心智。

为漂亮的数据大肆宣传。

如果说公司反应速度慢是面对移动化、社会化等外部环境变化的能力不足,那么过度自信、忙于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则是战略层面的判断失误。

李玲之前的公司就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时速”。

公司是传统零售企业,十几年前在互联网浪潮下开始了线上转型,但遇到了很多困难。“一方面,公司经理没有互联网思维;另一方面,转型起步缓慢。”李凌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为了获得市场份额,公司选择收购一些行业来填补业务短板。这些战略没有错,但过度的多元化导致业务分散,管理整合有些仓促。一些业务部门出现亏损后,无法及时“止血”。

在疫情、宏观经济等因素的影响下,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那段时间基本忙到凌晨,每天和各个部门的人沟通,睡不着觉。”李玲表示,公司遇到了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李玲表示,在公司优势产业没有成长为利润支柱的时候,就开始拓展其他业务,业务之间输血,难以避免战略收缩的压力。

赵红也印象深刻。

“我刚到陶吉吉的时候,站台刚刚启动。创始人没有架子,人们非常善于交流。和其他创业公司一样,那时候我的工作自由度很高,可以自己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老板也认可我的贡献和价值,所以我很高兴在早期工作。”赵红说,在后台平台快速发展后,整个工作氛围变得紧张起来,每天忙于各种客户投诉和负面处理,他开始有点担心。

在公司快速扩张期间,内部管理跟不上。赵红说:“原来的基层创始团队和新的高层管理人员意见不一,他们一直无法合作。新进普通员工工资倒挂,导致原员工意见较多。1000人以下的公司派系林立,站队的情况非常明显。”

为了快速占领市场,淘吉集对入驻商家缺乏基本的资质审查,入驻商家质量良莠不齐,几乎只要申请就能通过,导致平台产品质量和消费者服务堪忧。

“创始人的工作风格比较激进。在第二轮融资尚未到位的情况下,为了追求数据之美,大肆进行广告宣传。最疯狂的时候,单月有近亿元的广告支出。”赵红表示,该公司甚至非法挪用商家对市场的支付,最终导致平台破产。

由于商家开始在楼下讨要货款,淘员工的正常工作受到影响。“当时我感觉公司估计撑不了多久,但是公司不断放出相关资本要接手的小道消息,我心里还是有一点侥幸的。因为我真的对公司有感情,我不希望公司就这样垮掉。”赵红说,在一个周末的早上,她终于从媒体上看到了公司的破产信息,她觉得事情终于结束了。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赵红、李玲为化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