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优化 > 正文

德阳企业品牌网站建设(企业品牌网站建设要求)

财联社(成都记者黄田)继唱衰“口罩”和“区块链”之后,亮点股份(002803。SZ)今年的业绩无疑被白酒取代。其在茅台镇的“买酒”告吹后,仅过了一个月,11月29日,实控人庄浩交出了这家白手起家的上市公司,德阳SASAC首次亮相。

据美联社记者调查,如果季红股份再次“醉酒”,在不健全的白酒战略背后,德阳国资旗下的白酒企业短时间内将会陷入尴尬;另一方面,德阳国资整合五大产业“大棋”在手,季红股份此时毅然献身。双方的这一举动可能意义不大。

野心勃勃的地方国资,在热点跳舞的上市公司,郊区弱小的小酒厂,都让故事变得更加复杂,下一场资本博弈的大幕或许才刚刚拉开。

厦门“远嫁德阳酒”的策略还是供不应求。

“18年前,我被告知包装不能做,但我做了;后来别人说跨境电商不行,我又成功了。现在有人跟我说酱酒不好,但我坚信季红的第三次创业一定会成功,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前两次成功的经验。”11月24日,在季红18周年庆典上,董事长庄浩公开表示。

可以看出,尽管之前在茅台镇“买酒”失败,但这位从商打拼20多年的厦门女强人并没有放弃在白酒上做文章。在她演讲六天后,季红股份宣布他们已经去了SASAC德阳。

这个时间点很微妙。11月24日,德阳SASAC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德阳商投正在进一步推进川酒、川味、川药、川制造的产业布局,加快建设智能白酒研究基地。

(来源:德阳国资委网站)

可见这家成立于今年7月23日的公司与白酒的关系非同寻常。天眼查显示,德阳商投注册资本10亿元,由德阳国资旗下的德阳发展全资拥有。旗下有一家葡萄酒公司,即建筑酒业,由子公司冯润酒业控股。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德阳国资手中的酒企并不多。除了建盏酒业,孙公司德阳产投还参股了另一家酒企,即2019年由杜甫酒业与绵竹市政府、德阳产投合资成立的绵竹精酿原酒有限公司,德阳产投持股28.8%。成立的目的是“将全市原酒产能储存标准化、系统化,激活中小酒企闲置产能。”

虽然理想很满,但在公司成立近两年后的今年6月,绵竹市政府仍提出要“加快与德阳产投集团的沟通对接,尽快落实‘绵竹精酿’原酒公司进入实质性运营。”可以预见,如果没有川商投资这样的金融大佬的支持,德阳国资想要模仿川酒集团大规模整合地方中小酒企,不仅难度大,而且速度慢。

绵竹市白酒产业发展局对当地白酒产业发展规划的滞后性有着明确的总结:“自2011年以来,绵竹市白酒产业规划一直没有进行更新和调整,与当前白酒产业发展现实脱节,对这个产业的发展壮大没有给予足够的引导和推动。无法应对2020年1月白酒限购行业解禁后本土酒企产能扩张、跨境资本进入等一系列问题。"

此外,上述部门还指出,地方政府对白酒产区扶持力度不够。“没有专门主管白酒行业的部门。多年来只由经济、信息化、商务等相关部门管理,对行业支持有限。”

所以德阳国资愿意接手有相关业务的上市公司并不奇怪。在今年6月的四川省优质白酒产业推进会上,德阳提出继续支持剑南春做大做强,稳步推进上市。同时促进中小企业发展,重组德阳原酒公司,以原酒公司为平台,鼓励外资进入,促进中小企业转型升级。

值得一提的是,德阳国资的进入,使得“剑南春借壳”的传闻一再证伪交叉,尤其是在季红股份透露公司白酒董事会高管中有四位剑南春旧部之后。

(来源:季红股份微信官方账号,投资者关系平台)

但财联社记者多方求证相关人士,均明确表示“与剑南春无关。”白酒专家蔡告诉财联社:“我认为剑南春(借壳)是一个神话。结合剑南春目前的体量和相关股权结构,我更倾向于依靠炒作来达到增加资本溢价的目的。”

最近10年,剑南春借壳上市的消息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在a股市场疯传,从早期的新津路(000510。SZ)和西藏珠穆朗玛峰(600338。SH)到财新发展(000838)的前身。SZ)、国兴地产、华塑控股(000509。SZ)和北青环能(。

鲜为人知的酒庄很难负责。

德阳市商业投资有限公司下属的建筑酒业的公示地址位于绵竹市城南的高新技术产业园区。金融协会记者去了这个地方,发现公司在绵竹创新创业孵化园的办公楼里。其办公室门口的信息是“冯润酒业”,现场没有人空。园区管理人员说,公司刚搬来一个多月,前一天还有员工在这里上班。后来有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的厂区其实位于当地的碧潭春酒厂。

沿着连接周边乡镇的二级公路驶出绵竹市区,经过剑南春总部,绵延数公里。在有点偏僻的城乡结合部一侧,记者找到了碧潭春酒厂。

酒厂左侧挂着“德阳上投原酒生产基地一号”的牌匾,右侧写着“碧潭春”的大字。现场知情人士向财联社透露,建筑酒目前是碧潭春酒厂的商标。“现在,酒厂生产的酒可以冠以建盏白酒或者碧潭春的名字。建筑和碧潭春本身就是一个公司。”

上述人士介绍,“建筑酒”是德阳商投和碧潭春酒厂共同投资的品牌。未来,建筑酒厂将在扩建过程中合并碧潭春酒厂。目前第一步合作已经完成。简竹酒厂在建,碧潭春已完成资产评估,部分业务板块已并入简竹春酒厂。预计双方将于12月底完成合并。

(碧潭春酒业公司门口,财联社记者拍摄)

这个郊区酒厂是怎么看上德阳国资的?现场知情人士说:“这家工厂(碧潭春)历史悠久。现在2016年被鼎大集团收购后整改。后来和德阳商投合作了一些机会。除剑南春外,碧潭春在绵竹当地酒厂中排名前三,年产原酒约1000吨。”而且,上述人士透露:“德阳商投目前的核心酒厂是碧潭春,未来会扩大规模,不会再收购酒厂。”

据天眼查,碧潭春酒业目前由当地两家民营企业鼎大集团和恒丰集团分别持股40%和60%。这家成立于1997年3月10日的公司,也在今年11月被列入四川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名单,员工约300人。

但是,即使上述“地方酒厂前三”的说法成立,碧潭春也不一定是德阳国资的最佳选择。

在资质方面,根据《酿酒师》的数据,绵竹本地有8家酒企拥有“四川名牌”称号,分别是剑南春、绵春宫酒业、东升酒业、正兴酒业、田芸酒业、江西酒业、迪达鸿运酒业、冯春酒业。

德阳市经信局官网显示,目前德阳市政府认定的4家重点白酒企业分别是剑南春、天元酒业、东升酒业和金燕酒业,其中天元酒业是剑南春的子公司,东升酒业年产白酒1万多吨。金燕酒业与谷峰、徐福、小角楼一起,于今年7月被酒业金三角协会评选为“十朵小金花”,曲酒年产量约2000吨。

(来源:德阳市经信局官网)

有分析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个人认为德阳的发展将对标川酒集团。”但在四川省“浓酱双优”的大背景下,目前德阳国资资源太少,在强手众多的宜宾、泸州、绵阳产区之间。

德阳企业品牌网站建设(企业品牌网站建设要求)  第1张

例如,川酒集团迄今已整合了200多家中小酒企。这些二、三梯队选手中不乏“高材生”,比如徐福酒业。目前年产优质白酒2万多吨,员工1000多人,拥有数千个优质老窖池。去年实现营收7.07亿元,同比增速82%。剑指上市了。

相比之下,占地100多亩的碧潭春只有400多个坑。如果德阳国资真的要把这个赌给本川酒业集团,那真的没有意义。

德阳的“大棋局”在季红期待什么?

既然德阳的小坛子酒暂时不流行了,庄浩对自己从无到有经营了20年的上市公司有什么期待?

这预计是德阳国资更大的一盘棋。德阳国资人士对财联社表示,“白酒只是德阳国资布局的一部分,收购上市公司(季红股份)也是计划之一。德阳的发展规划围绕德阳五大产业体系,目标是千亿集团。”

具体来说,规划是德阳未来将围绕装备制造、通用航空空、医药食品、先进材料、数字经济五大产业,以高端成长、新兴战略、资源集聚型企业为重点,加快并购重组和资产证券化。推动能源、燃气板块资产资源整合,布局能源、环保板块IPO。发挥德阳白酒资源优势,重塑“德阳酱油”传统品牌,建设原酒和调味品生产数字化基地。强化供应链金融,提升楼宇建设承接能力,塑造蜀道农产品品牌,形成“大装备”、“大楼宇”、“大农业”产业链,打造供应链“大基地”。

季红将成为德阳发展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同时,按照这样的布局,还有很多本土企业有机会被整合。根据官网2021年四川省特色和专项创新中小企业名单,2021年德阳特色和专项创新企业41家,碧潭春酒业位列其中。

(来源:四川省经信办网站)

据金融协会记者粗略统计,这份名单中大致有28家符合条件的企业。其中,装备制造企业16家,建筑企业6家,农业企业4家,白酒企业2家。

回顾季红,尽管庄浩将转型后的白酒称为自己的“第三次创业”,但现在看来,这次“创业”无疑有点尴尬。收购钓鱼台贡酒失败后,季红股份只能以较低的门槛开始贴牌酿酒,推出自有酱香酒品牌钓鱼台贡酒、何裕、贵商曲、贵饭、果酒品牌寻米十八。这些产品的基酒都是从茅台镇的酒厂买来的。

接近该公司的人士告诉财联社,季红股份已经买下了钓鱼台贡酒的商标,双方仍在继续合作。此前,公司在深交所互动交流上披露,截至2021年9月末,公司酒类销售相关收入近1000万元,主要来自网络销售渠道。记者注意到,这一销售金额甚至远不及总收入的1%。

所以,尽管有“梦想驱动”白酒的炒作,季红的“酒量”其实并不高。这场与德阳SASAC的比赛仍然像一面镜子,很难做出结论。然而,无论德阳国资想把什么样的资产装进“酒瓶”,届时,在舆论上始终活跃的季红股份恐怕又要“闹鬼”了。德阳国资支付股价后,季红股价4个交易日上涨50%,达到24.88元。截至发稿,收于19.12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