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知识 > 正文

产品软文代写(针对某种产品写一篇软文)

来源:科技日报

近日,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消费决策门户网站之一小红书用商品封闭了笔记中的外链,并限制了笔记涉嫌偏软偏宽的流通。此举引起了“种草”领域的诸多关注。

吃饭前翻翻评价,购物前看看评价,东西有用没用,值不值得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习惯在消费前去网上看看评价。在互联网上,消费者通过查看他人的体验、评价、推荐,帮助自己全面了解产品,甚至激发新的购物需求,最终做出购买决定的过程,被称为“种草”。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社交媒体已经成为消费者获取消费信息和了解产品质量的重要渠道。集团化消费成为人们尤其是年轻主流消费群体的主要消费方式,使得“种草”经济迅速流行。

但是一旦这些口碑可能变现,一些商家为了快速占领市场,开始制造假流量、假文案、假体验等。,充斥了所有的内容电商和“种草”平台,淹没了单纯的用户分享信息,让消费者难辨真假,给他们造成了很多困扰,也让“种草”经济和“种草”平台陷入了信任危机。

虚假信息充斥“种草”平台

产品软文代写(针对某种产品写一篇软文)  第1张

“我经常刷小红书和Tik Tok。在买化妆品和日用品之前,我总是会看看别人的分享评价。一些高质量的评价内容可以帮我节省很多时间和成本。”厦门90后袁林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网购者。在互联网互动平台上分享别人的好东西,是她日常购物的重要参考。

起初,好东西的分享主要是在一些虚拟社区,成员是朋友,互相分享购物信息和经验。随着“种草”新业态初具规模,一些专业推广团队逐渐进入市场,社区平台依托大数据和算法优势,成功完成商业转化。“种草”不再只是简单的自发行为,而是品牌在平台上追求销量、获取利益的商业运营手段。如今,随着各大内容平台和电商平台的开放,“种草”板块几乎成了标配。当用户搜索任何一款产品时,都会弹出大量相关的分享和推荐,有些还附有链接。您可以通过点击链接订购30分钟.

“大数据可能比我更了解自己,我推的永远是我想要的。”袁林说,某类产品一旦在某个平台刷到,后台就会判断你需要什么,然后持续推送相关产品。在这种密集反复的推送过程中,我经常会产生冲动购买。同时,袁林表示,现在大量虚假信息和广告软文充斥平台,真假难辨。经常自己拔完杂草就“翻车”。

有学者指出,“种草”文案与用户体验的差距,真假难辨,会影响内容平台的口碑和自我发展。同时,这些不良内容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诱导消费者过度消费和冲动消费。这些负面影响使得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种草”经济。

50元可以买一个千字文的案子。

据每日科技记者调查,在利益驱动下,一条“种草”的灰色产业链应运而生。在豆瓣这个叫“支付银行”的群里,有大量推荐小红书、评价知乎的作家招聘贴。其中,一个不足1000字的图文价格在20-50元不等,100字评论2—10元不在赞1元范围内……但接到任务的写手根本不需要使用和体验产品,只需根据品牌提供的素材写出细节丰富、煽动性强的《种草》即可。

一家公关公司告诉记者,《种草》的手抄本会分发给“达人”和“素人”,由他们代为寄出。粉丝数量越多,分发成本越高。一般粉丝1000以上的“达人”会发几百元的笔记。只有形成规模,才能真正刺激消费者做出购买决策,所以品牌运营者一般会选择粉丝数以万计的“达人”和粉丝数不多的“素人”一起推出,达人主导话题,素人则起到陪衬和造势的作用。不仅如此,推荐软文下的点赞、评论、收藏也可以花钱购买。

“亲测有效,无限回购,YYDS(永恒之神) ...如今,在各大内容平台和电商平台,类似文字的“种草”内容随处可见,已成套路。在一些“种草”的社区,一些流行的“网络名人产品”最终被发现是“三无产品”或存在夸大宣传的问题。小红书、哔哩哔哩、知乎等多家内容平台陷入内容造假风波,消费者投诉部分产品质量问题。“种草”笔记造假不仅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也危害了网购环境。

目前,针对用户投诉,部分平台已采取调查取证、赔偿等措施保护消费者权益。但是,这些措施仅仅停留在事后监管的范畴。此外,面对海量信息,调查取证、辨别真伪都给平台管理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周业安表示,网络信息传播具有快速性和高频性的特点,面对海量信息,消费者往往不知所措。“种草”平台通过算法和意见领袖机制推送,可以节省消费者的信息成本。但要想让这种方式科学有效,需要一个前提,就是机制设计必须客观公正,但这与平台的利益相冲突。一般平台追求利益最大化,出于利益的考虑,可能会按照利益的多少来推。越是不靠谱的公司,越有可能下大赌注来赢得关注,以至于顶推往往和营收有关。这导致消费者在搜索相关信息时,要面对搜索软件给出的兴趣排名。

对此,受访者普遍认为,依靠平台进行自我约束是不现实的,国家需要在制度建设层面有更多的顶层设计。

亟待完善网络消费评价体系。

虚假“种草”笔记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引起了业界的关注。田童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博阳表示,根据《广告法》的规定,所有表明商品性能、功能、产地、用途、质量、成分的广告,应当准确、清晰、易懂。常见的“带货”主体可能是广告主本人、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等。《广告法》规定的不同主体的权利义务乃至法律责任是不同的。但是,违反《广告法》规定发布虚假广告的广告主,以及明知是虚假仍制作、发布广告的广告经营者、发布者,将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予以处罚;消费者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还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此外,广告代言人不得推荐或者证明未使用的商品或者服务,也不得在明知或者应知广告虚假的情况下推荐或者证明商品或者服务。

"因此,中国的广告法适用于这种构成广告的情况."王博阳认为,立法和规范性文件已经对这类网货进行了规范,但在认定上仍需务实。

此外,作为广告监督管理的主管部门,2020年11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对收紧包括网络平台在内的相关主体的法律责任、严格规范网络直播营销行为、依法查处网络直播营销违法行为提出了针对性的监管意见。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有效监督此类情况。

周业安指出,“种草”经济中的信息操纵会给个人和整个社会带来福利损失。虽然这些推送会逐渐原形毕露,但随着受骗消费者数量的增加,社会偏好会逐渐被自利偏好挤出,导致社会整体信任水平的下降。“种草”经济的新商业模式需要适度合理的监管。

周业安认为,一方面,应该采用信息披露机制和社会比较机制来帮助消费者决策。另一方面,应该鼓励平台竞争。信息操纵的严重程度往往与平台的垄断程度有关。平台需要开放竞争,通过相互竞争获得约束力。然而,由于网络经济中的“赢者通吃”现象,如果一个平台变大了,其他平台就会试图找茬。所以,只要政策导向有利于平台竞争,这种相互断层就会对平台形成硬约束。所以可以说平台竞争可以帮助消费者筛选和筛选信息,有利于消费者的选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