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培训 > 正文

代刷网站推广链接快手(快手代刷网站推广链接快手)

新规定

01国家标准《重要数据识别指南》发布征求意见。

2021年9月23日,《信息安全技术重要数据识别指南》征求意见稿完成。本标准由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260)提出,主要起草单位为中电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中国信息安全测评中心等。

《数据识别指南》征求意见稿明确了识别重要数据的基本原则,提出了重要数据的特征,主要包括与经济运行、人口与健康、自然资源与环境、科学技术、安全防护、应用服务、政务相关的类别。

本标准适用于各地区、各部门制定本地区、本部门及相关行业和领域重要数据的具体目录,为重要数据的安全保护提供支撑。

来源:

安:重要数据认定指南(征求意见稿)全文发布,在《人工智能法》微信微信官方账号,https://mp.weixin.qq.com/s/GQF8d4Q2cgYHEcgTsUhkUQ, 2021年9月25日。

02中国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伦理》,融入人工智能全生命周期。

9月25日,中国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国家专业委员会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伦理准则》,旨在将伦理道德融入人工智能全生命周期,为从事人工智能相关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相关机构提供伦理指导,同时提升全社会人工智能的伦理意识和行为自觉,积极引导负责任的人工智能研发和应用活动,促进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这一伦理规范明确提出,人工智能的各类活动应遵循增进人类福祉、促进公平正义、保护隐私安全、确保可控可信、强化责任、提高伦理素养等六项基本伦理规范。同时对人工智能管理、研发、供应、使用等具体活动提出了18项具体的伦理要求。

其中,加强风险防范,需要强化底线思维和风险意识,加强对人工智能发展潜在风险的研判,及时开展系统的风险监测和评估,建立有效的风险预警机制,提高人工智能伦理风险控制和处置能力。

在保护用户权益方面,应明确告知用户人工智能技术在产品和服务中的使用,并标识人工智能产品和服务的功能和局限性,确保用户的知情权和同意权。为用户选择使用或退出人工智能模式提供通俗易懂的解决方案,不给用户平等使用人工智能设置障碍。

来源:

1.孙自法:《中国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伦理进入人工智能全生命周期》,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gn/2021/09-25/9573787.shtml, 2021年9月25日。

2.科技部战略规划司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业委员会:《新一代人工智能伦理准则》发布:含“睿科技”微信微信官方账号,https://mp.weixin.qq.com/s/FnC9hIe2LDcwujSKnAKnSA, 2021年9月25日。

执法趋势

03《迪迦奥特曼》全网下架,江苏省消保委回应!

近日,有网友发现,深受小朋友喜爱的日剧《迪迦奥特曼》在多个视频平台无法播放。随后,记者尝试在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哔哩哔哩等视频网站搜索“迪迦奥特曼”,均显示该视频离线或无法播放。

今年4月初,江苏省消保委发布《动漫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和安全消费行为调查报告》。官方直接点名了21部漫画,包括《熊出没》、《小猪佩奇》、《名侦探柯南》等大众熟知的漫画。这些漫画中,部分情节涉嫌低俗暴力,影响恶劣,误导未成年人。很多家长对此非常不满。其中《迪迦奥特曼》讲的是暴力犯罪。据江苏省消保委统计,21部动漫中,近一半存在暴力犯罪元素。

报道发布后,省消保委已向广电总局提交相关文件,旨在推动动漫分级制度的建立,但并未约谈涉事动漫企业相关人士。下一步,省消保委将继续关注动漫行业开展自查自纠。从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出发,充分发挥社会主体责任,构建行业良性发展新格局。

9月24日,有媒体从江苏省消保委获悉,迪迦奥特曼全网下架可能是相关平台的独立行为,与江苏省消保委无关。

来源:

财经。com:《迪迦奥特曼》全网下架?被点名前,消保委回应!广电总局也发声了!Https://mp.weixin.qq.com/s/yb9vSOUOTPltmN4yf4TPZw, 2021年9月25日。

谷歌指控印度反垄断监管机构泄露机密。

自2019年以来,印度(CCI)竞争委员会(Competetion Commission of Indian)就谷歌是否非法使用其市场支配地位展开了反垄断调查。在印度竞争委员会正式发布调查报告之前,就被多家媒体获悉并报道,并称印度相关部门通过调查确认谷歌滥用其优势地位,强迫设备制造商预装其应用。

2021年9月23日,谷歌在德里高等法院起诉CCI。9月24日,谷歌在法庭上指控印度反垄断监管机构泄露正在审查的案件的机密信息,称其为“惯犯”,但监管机构否认了这一指控。

在24日近一个小时的法庭摊牌中,谷歌律师阿布舍克·马努·辛格维指控CCI多次泄露信息。CCI的律师、印度副总检察长文卡塔拉曼(N Venkataraman)否认了这些指控,并反驳称,谷歌试图阻挠调查进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挑战政府当局。

由于双方持有不同意见,法官瑞哈·帕利在周一安排了另一场听证会。听证会后,谷歌拒绝置评,而CCI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来源:

社会科学竞争法:域外趋势||谷歌指控印度反垄断监管机构泄密,2021年9月26日,https://mp.weixin.qq.com/s/dYbsAPNeuVN3v5jSxH4JQw.

司法趋势

5柯睿维安被判20万!涉及影响因子数据库的知识产权侵权

瑞维安公司被授权在中国使用WebofScience(包括ScienceCitationIndex)、InCites(包括JCR期刊引用报告)、IF影响因子数据等所有子数据库的知识产权,认为梅斯公司在其网站上提供IF影响因子数据的链接,未经许可发布含有IF影响因子数据的文章和视频。其在运营App中发布IF影响因子数据和IF影响因子数据的链接,涉及的期刊包括JCR期刊引用报告数据库中的所有期刊,故向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认定,梅斯公司在其网站和App上提供了来自greensci.net网站的IF影响因子数据的链接,而非直接提供IF影响因子数据,故其行为不构成对JCR期刊引用报告数据库的直接侵权。然而,梅斯公司在无法确定greensci.net的网站经营者和经营者是否得到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还是建立了该网站的链接。显然未尽到合理谨慎的注意义务,主观上存在过错,其行为构成帮助侵权。

其次,如果影响因子数据不是绝对禁止公开提供,且不特定公众可以通过合法途径获得。涉案网站发布的文章、视频均为对期刊的IF影响因子数据进行排名分析而成,故引用相应期刊的IF影响因子数据说明某一问题,其使用数量未超出合理范围。涉案App中提供的网民IF影响因子数据数量也是有限的,因此Mays公司的上述行为不会对权利人的产品和服务造成实质性替代,不属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或公认的商业道德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审判决梅斯公司停止涉案著作权侵权行为,并赔偿柯睿伟安公司经济损失20万元及为停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34694元。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

上海美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柯睿维安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20)民段终字第531号民事判决书。

06国内首例下载无水印短视频文件修改MD5值软件案宣判。

近日,厦门中院审结了全国首例无水印可下载短视频文件、修改文件MD5值软件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腾讯公司诉称,在古桥公司和古桥软件业务部开发运营的软件中,古桥视频助手提供批量下载腾讯微视、QQ看点、看点快车、火锅视频等短视频平台视频文件、去除视频平台水印、修改视频文件MD5值等服务,帮助用户将视频内容“运输”到与深圳腾讯公司、腾讯电脑公司竞争的平台。古桥软件的业务部门提供“古桥视频助手”软件的宣传、推广、下载服务,古桥的公司收取软件付费会员的费用,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将古桥软件公司及营业部诉至法院,要求停止侵权、消除影响,每案赔偿110万元。

厦门中院经审理认为,被诉侵权行为使原告通过添加平台水印将用户与互联网公司联系起来,起到了识别其产品或服务来源、吸引用户流量、提升互联网公司知名度的作用。视频平台流量及其竞争优势被人为削弱,平台的运营模式和盈利模式受到冲击和破坏。被告的行为是利用他人的商业投资获取自身利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一审判决古桥公司、古桥软件经营部赔偿深圳腾讯公司、北京腾讯公司、腾讯电脑公司因其不正当竞争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各10万元及维权合理费用5万余元。

来源:

厦门中院:全国首例!厦门中院宣判“古桥视频助手”软件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该案载“知识产权事项”微信微信官方账号,https://mp.weixin.qq.com/s/-aNEiyhxvlvLyyFophdcEA, 2021年9月22日。

07 Aauto更快起诉刷单商家赔偿6.6万元,后者涉嫌不正当竞争。

Aauto Quicker平台为用户提供短视频录制和分享,并为用户及其在平台上发布的短视频作品建立了完善的评价体系。评估系统统计并显示用户的粉丝和数据,如他们作品的播放量、点赞量、评论量和分享量。被告天之翼网络通过网站为用户在Aauto更快地提供刷社区的服务,并向用户收取费用。

法院认定,原告运营的Aauto Quicker平台上的访问数据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被告作为网站的运营者和服务的收款人,利用技术手段刷量服务,迅速提高播放量、赞量、评论量较低的作品的知名度,并帮助用户进行虚假宣传,致使Aauto faster应用中出现大量虚假访问、点击等数据,破坏了原告平台数据的真实性,误导了相关公众。严重影响了原告的正常经营决策,损害了原告享有的合法商业利益,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并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一审判决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6万元及合理费用6000元。

来源:

北京某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天之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20)京0108第32739号民事判决书。

学术趋势

08陈少玲:短视频版权纠纷解决的制度困境与突破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陈少玲在这篇文章中指出,短视频平台用户基于之前的影视作品制作的短视频(长视频),可能构成合理使用。“适当引用”是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情形之一,其核心目的是以转换的方式介绍、评论一部作品或者说明一个问题,而不是还原被使用作品的美感。合理使用制度的核心是确保使用者和权利人之间的利益平衡。如果某一特定行为保证了使用者使用作品的自由,并且没有不合理地损害权利人的利益,那么该行为就可能构成合理使用的可能性。如果一个具体行为损害了权利人的利益,实现了更高的价值,那么就需要获得法律上的认可。

笔者认为适用现有的三种网络版权保护规则并不能解决短视频版权纠纷。首先,即使大部分切片短视频不符合法定合理使用条件,也不应纳入“红旗标准”。因为“红旗标准”的主观要求强调的是网络存储服务提供者能够发现其用户传播的“特定视频”明显侵权,而不是意识到其网站上的“大部分视频”构成侵权。其次,如果网络存储服务提供者滥用“通知-删除”规则,不考虑合理使用,在没有正确判断权利人投诉内容的情况下,简单“删除”用户传输的短视频,就侵犯了用户的利益。第三,“超越红旗标准规则”不适用于短视频平台。该规则的目的是判断网络存储服务提供者对未指明的内容是否存在一般错误,以及在特定商业模式下可能发生的侵权行为是否尽到注意义务。短视频平台“影视”分区的建立,体现了其与长视频权利人的商业合作;即使短视频平台不与长视频权利人合作,也不能以“短视频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与其商业模式相匹配的防止侵权措施”为由确定短视频平台的责任;另外,广告收入不属于商业模式不当的收入。

作者指出,中国网络产业的现实决定了中国不存在借鉴欧盟数字单一市场版权指令等国外方案的可能性。行业的竞争格局也决定了权利人企业授权给平台企业的方案缺乏可行性。在中国,如果机械套用欧盟的方案,由服务商为用户的传播行为“买单”,虽然可以解决短视频的授权问题,但也会给平台造成相当大的负担,所以这种制度未必适合中国国情。未来短视频行业市场前景可期。面对巨大的市场份额,作品授权并不能解决权利人企业与短视频平台企业之间的商业模式和利益之争。

笔者建议短视频版权纠纷的解决有赖于“通知-删除”规则的改革。最高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典型案例界定典型合理使用案例,将典型合理使用案例纳入短视频平台的注意义务。据此,权利人可以根据“通知-删除”规则通知平台删除不符合合理使用情形的侵权视频。如果只是将典型的合理使用案例纳入平台关注范围,那么不符合法定合理使用案例的短视频传播行为就属于违法行为,平台用户的自由将受到极大限制。相反,如果将国内外理论和实践中可能出现的合理使用情形纳入平台注意义务的范围,平台使用者的自由度将大大增强,平台空的发展也将相应增加。

来源:

陈少玲,《短视频版权纠纷解决的制度困境与突破》,《知识产权》2021年第9期。

09张战术:短视频侵权纠纷中的行为保全之争——以扫黑风暴案为切入点

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张韬略分析了Tik Tok与腾讯关于电视剧《扫黑风暴》相关短视频传播的行为保全之争,探讨了行为保全之争的行业、技术、网络著作权法律背景及利益平衡。

2021年9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驳回Tik Tok平台提交的腾讯公司关于电视剧《扫黑风暴》著作权纠纷的行为保全申请,支持Tik Tok的抗辩。法院认为,Tik Tok采取必要措施后,平台内相关视频数量明显减少且处于不显眼位置,“无需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如果不当采用或扩大行为保全的范围,“可能会妨碍被申请人的正常经营活动,限制公众获取和欣赏文化产品的自由。”

作者指出,经过二次处理的短视频可能构成合理使用。“存储平台难以判断其合法性,导致适用于长视频的‘通知-删除’规则和‘红旗规则’不适用于短视频”。网络平台共同侵权责任的前提是“主观过错”,其中对平台“应知”身份的认定比较复杂,包括用户对视频作品的使用方式、平台的侵权判断能力、平台在作品传播中的主动性、合理注意义务边界的判断等。《红旗》涉及的“应知”领域,是指视频作品的利用方式较为单一,对违法行为的判断没有超出平台的判断能力和注意义务的情形。

从紧急性、利益平衡、不可挽回的损害和社会公共利益四个方面分析了行为保全案的利益平衡,认为紧急性的前提是违法侵权的存在和法律救济的必要性。在Tik Tok已采取积极措施删除涉嫌侵权内容,确保平台涉嫌侵权作品明显减少的情况下,腾讯申请在诉讼中发布过于宽泛的“一刀切”的行动保全缺乏紧迫性,将损害短视频平台的正常商业利益和公众自由获取、欣赏、再创作作品的公共利益。而且不出具诉讼保全也不会对腾讯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法院没有必要出具诉讼保全。

笔者建议深入挖掘“红旗规则”与平台构成“应知”的技术和法律空之间的关系,对短视频平台用户行为进行类型化管理。针对用户的“明显侵权”,应充分利用现有的“通知-删除”规则、“红旗规则”等网络版权保护机制,积极维护长视频版权人的利益。面对可能构成“合理使用”的用户行为,目前只能通过司法案件审理来认定侵权,短视频平台不应背负过度审查的负担,以免影响作品的获取、利用和再创作。此外,应总结“红旗规则”可以涵盖的典型情况,形成行业共识和法律指引;促进短视频平台提高注意义务,对用户的明显侵权行为进行预防、审查和制止。这样,版权方可以通过更低的维权成本,最大限度地保留自己的核心流量,而短视频平台可以在节省审查投入的前提下,继续以自己的运营模式提供网络服务。

来源:

张韬略:《短视频著作权侵权纠纷中的行为保全之争——以扫黑风暴案为切入点》,发表于中国民商法网微信公号《https://mp.weixin.qq.com/s/pl-Z-kCO9OOEnb8OWekD3A,》2021年9月25日。

10“促进互联互通、开放共享平台经济”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2021年9月,由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生态竞赛跨领域平台、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中国人民大学市场监管与法治研究基地联合举办的“促进互联互通、开放共享平台经济”研讨会在北京召开。多位领导和专家在会上深入探讨了平台经济的开放与共享。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院执行院长杨东教授认为,工信部此轮互联互通整治活动主要针对平台垄断问题最为严重的社交平台领域。平台内外隔绝的“网络孤岛”现象是我国平台领域无序扩张的重要诱因。微信作为最大的即时通讯平台,需要尊重用户的交流和选择自由,对用户转发的所有链接和内容“一视同仁”。目前,我国迫切需要打破cmnet的底层垄断,推进数据的开放共享。他呼吁工信部下一步要采取果断措施,督促平台企业尽快实现互联互通。市场监管总局也要加强数据垄断相关的反垄断执法,促进数据的共享和流动。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颜路认为,“互联互通”本质上体现了互联网的初心和使命。要激发企业创新活力,尊重市场规律,规范市场秩序。《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关于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的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禁止利用技术手段阻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恶意不兼容行为。

中国社会科学院战略研究所李永健教授认为,互联网平台关闭背后的理论基础是平台的“自我优待”。数字平台在主导市场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扮演着过滤信息内容的“看门人”角色。当“看门人”平台或“核心设施”利用这种优势地位进行自我治疗时,就会形成生态竞争优势,值得警惕。他指出,互联互通的问题需要考虑效率与交易成本的关系,平台自优惠对创新、公平和社会进步的影响,并注意保护消费者的权利和隐私。

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副教授翟伟认为,封杀和“二选一”既限制了运营商和用户的公平自由交易权,又使原本开放包容的互联网显得碎片化,影响了数据资源的自由流动和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超大型平台企业将具有颠覆性技术和创新商业模式的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纳入禁止名单,拒绝其产品和服务与自有超大型平台互联互通。这种“掐禁令”会威胁到中小初创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他强调,监管部门后续需要打出一套“组合拳”,为中小企业提供广阔的生存空和创新机会,引导企业真正专注于技术创新,帮助中国提升在全球科技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刘教授指出,互联互通是互联网的初心和应有之义。允许网络链接被隔离会极大地损害整个互联网的价值和经济效率,屏蔽违背互联网技术发展原则的链接是绝不能鼓励的。平台经济反垄断的评价标准是动态效率和竞争,而不是规模。为了保持动态效率,必须损失一点静态效率。堵造成的“准入门槛”是平台经济反垄断的核心内容。大数据背景下,垄断行为越来越隐蔽,监管部门应及时提升监管能力,积极应对,尽可能消除“准入门槛”。

来源:

陈存、许馨予:《推进互联互通开放共享平台经济座谈会在京召开》,发表于《共票经济课堂》微信微信官方账号,https://mp.weixin.qq.com/s/UmAq8mhs71N3a1aEEtqX7Q, 2021年9月24日。

代刷网站推广链接快手(快手代刷网站推广链接快手)  第1张

行业信息

全国首个数据纠纷合议庭在广州成立。

9月26日上午,全国首个涉及数据纠纷的专业合议庭在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专业合议庭将审理本院集中管辖的个人数据、企业数据、公共数据的收集、存储、使用、处理、传输、提供、泄露、删除等涉及数据处理和数据安全的一审案件。

统计显示,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三年来,共受理涉及虚拟财产、个人信息保护、信息自主、数据匿名、数据定价等案件624件。庭审发现,由于数据使用中信息披露不完善、数据交易失范、价值不明等原因,个人与互联网平台之间发生多起数据纠纷。此外,平台间数据抓取和二次商业利用引发的不正当竞争和反垄断纠纷也初步出现。

针对上述情况,广州互联网法院将在立案审查阶段试行诉讼对象、数据主体、使用场景、处理环节的“四维识别机制”,并将构建智能立案筛选系统,填补涉及数据纠纷的专业审判空空白。

来源:

羊城晚报羊城学校:“中国第一!广州成立数据纠纷专业合议庭,载于《网络与数据法实务》,微信微信官方账号,https://mp.weixin.qq.com/s/iiJiuAMLowZP77xgX-TZmw, 2021年9月26日。

12《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正式发布!

在网游防沉迷“组合拳”面临强监管的背景下,行业自律公约正式落地。9月23日晚,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在官方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发布了《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以下简称《公约》)。

根据《公约》,为认真贯彻落实中宣部《关于综合治理娱乐文化领域的通知》和《新闻出版总署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有效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精神,坚决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加强行业自律和自省,促进游戏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中国音集协游戏工作委员会在国家主管部门的指导下,联合会员单位及相关游戏企业共同发起了该公约。 据统计,截至《公约》发布之日,包括腾讯、网易等游戏公司在内的共同发起方共有213家。

公约强调,游戏企业在游戏产品的研发、生产、发行、运营、推广、宣传等经营活动中,应当严格遵守公约中的约束性条款,并在企业网站、游戏界面等显著位置充分展示公约内容。

在网络游戏的防沉迷机制中,实名认证是不可绕过的关键环节。此次发布的《公约》再次强调,游戏企业和小游戏平台要坚决实行实名认证,必须全面接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认证系统。值得注意的是,公约还对用户身份识别的准确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鼓励游戏公司积极探索利用人脸识别等手段进行身份验证。

公约强调,游戏公司要坚决反对“唯钱”、“唯流量”的不正之风,下决心改变各种诱导玩家沉迷的规则和游戏设计;不得发布误导、诱导消费等内容;坚决抵制绕开监管机制,通过境外游戏平台为国内用户提供服务。

公约同时指出,游戏电子商务平台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账号出租交易服务;游戏陪练平台应当重点清理违规信息和账号,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代打、代练等服务。

来源:

1.21世纪经济报道:《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正式发布!腾讯、网易等213家单位回应”,9月24日,https://mp.weixin.qq.com/s/E6Fn88w3aiALGm2Gs0C9EQ.

2.中国音数协游戏工作委员会:中国音数协游戏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网络游戏行业防沉迷自律公约,9月23日,https://mp.weixin.qq.com/s/GMaQqg7F82zbutPzXOP8zw.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