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知识 > 正文

北京网络推广公司排行(北京百度网络推广)

“营销集锦”是品牌经理的动态评论专栏。

北京网络推广公司排行(北京百度网络推广)  第1张

每周都会分享七大最值得关注的品牌关键趋势或营销行业事件,解读事件背后的意义和衍生思维,希望能给关注品牌发展、广告和营销行业的读者带来一些参考。

01. 超极头部主播淡出618,但东方甄选不用撑起半边天

68快结束了。从目前已经公布的平台和品牌的交易数据来看,各种统计的维度和限制还是比较复杂的,战报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参考意义。

相比略显沉寂的氛围,作为被平台和品牌寄予厚望的销售渠道,直播领域今年的变化更大。

首先,超级主播的集体淡出。早在2020年,Aauto Quicker的一哥辛巴在售假风波之后,就转到了后台。淘宝的两个主播因为不同的原因相继停播,而带货的Tik Tok代表罗永浩因为再次创业,主动选择退出。

至此,直播电商领域的四位掌门人已经全部离职。去年双十一预售日淘系两个直播间一夜卖200亿的盛况不再重演。对于那些还拿着预算,库存充足但流通受阻的大品牌来说,冲进超头直播间进行销售的方式是行不通的,但一部分需求还在。它通向哪里?

除了腰上的天赋,还有黑马。客观来说,超级头的退出短期内会带来真流量空的红利期,留给中腰或垂直主播的流量池会变大,但短期内可能不会出现明显的排名跃升,因为访问直播间本身对消费者来说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

但一个行业共识是,“垄断”主播往往在平台成熟的时候,优势50%,劣势50%。当盘子足够大的时候,高度集中的流量和话语权会压制生态中其他人才的发展空,品牌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空。随着流量的重新分配,未来会有更多数千万的达人主播相互制约,但平台不再需要压制性的超级头部达人。

当然,东选直播工作室、新东方老师董才是618最大的黑马。根据飞瓜的数据,东方精选的直播间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增加了765万元,直播销售额为1.9亿元,但是有相当多的人接近(或者高于)他们的数据区间。交友3.3亿,广东情侣4.1亿,杰瑞2.9亿。

Tik Tok现场演播室数据的东方精选

因健身直播而出圈的刘畊宏,目前拥有超过7000万粉丝,但其个人账号尚未带货直播。但超头主播格局的终结,将进一步优化头部梯队与中腰尾部的比例。

最后,在今年的大促中,店播的比例其实是增加了,尤其是成熟品牌。去年双十一期间,品牌商接触的消费品牌大多在Tik Tok和淘宝旗舰店设立了自播,但相当一部分自播团队成立时间不长,处于运行模式阶段。今年以来,平台方实际上已经在政策和流量上对品牌自播进行了倾斜。

淘宝直播此前发布的天猫618开场数据显示,品牌店铺的自播成交比去年同期增长超100%。截至6月1日上午11点,成交额过千万元的直播店铺数量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多。

根据飞天数据,阿迪达斯、WHOO Queen和FILA Fila是Tik Tok 618好物节的前三大品牌。以阿迪达斯为例,其品牌近一个月的销售额为4.9亿元,其中预估销售额为阿迪达斯官方旗舰店,近30天预估销售额为1.7亿,占比34%,其次为阿迪达斯女性直播间、阿迪达斯儿童直播间、交友直播间。

杭州一家品牌传播服务商的负责人也告诉品牌经理,今年618期间品牌自播需求增加,而相比去年美妆品牌的强劲势头,其今年承接的客户类型以服装和鞋子为主,客单价从100元以内到1000元不等,其中性价比相对较高的平价包包和运动鞋销量增长最为明显。

其实无论是直播还是店播,本质上都是品牌对低价流量的追求。

“店播相当于砍掉了坑费和扣费。虽然没有达人的IP流量聚合效应,但通过加深与平台营销IP的绑定合作,可以获得流量。现阶段(受影响的线下),其实是很好的零售模式补充。”上述负责人还强调,“店播权重变高,但不会取代达人。两者可以面对不同的客户群体,但是未来播出的比例会更加均衡。」

02.朋友圈流量向淘系开放?

6月14日,据亿邦动力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朋友圈的广告已经可以直达该商家的天猫旗舰店。“不是纯粹的品牌广告形式,但能直接唤起手机淘宝,进入店铺,最大程度接近交易。」

不过目前这个广告互通环节还没有完全开放,只是小范围试水。目前,品牌商浏览的朋友圈广告仍主要由微信小程序或H5页面托管。

据介绍,上述广告场景必须通过阿里妈妈Uni Desk进行投放,投放路径还在测试中,并非所有品牌都能参与。微信和阿里均未对此做出公开回应。

无论如何,今年巨头之间的互联互通仍在不断深化,大平台之间的相互屏蔽被打破。有监管层面的压力,但也离不开互联网流量见顶、增长乏力的行业内因。

巨头“拆墙”是必然的。

从单个广告生态来看,如果朋友圈能够实现淘宝登陆页面的直接跳转,就意味着社交流量场和交易场的最大沟通。

事实上,由于今年消费品市场趋冷,以及电商业绩梗阻、资金周转等客观因素,品牌在管理层面的压力也直接传导到营销乃至整个广告行业。

在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广告主更看重实际投放效果。品牌经理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相对于字节跳动、Aauto Quicker等平台提供的广告服务,腾讯的广告业务需要在后向链接转化层面进一步优化效率,即通过跟进用户传播和落地页面来提升营销效率,从而盘活其生态流量和广告产品的竞争力。

03. 罗永浩宣布退网再创业,但围绕他的话题未来也不会消失

出身网络名人的罗永浩,其实“讨厌出名,面对大众”。前半句是外界对这位连环创业者的普遍印象之一,后半句是锤子科技前员工在接受《后来》采访时谈到的公众误解。

在还清6亿债务之前,罗永浩正式宣布将以AR技术为方向进行新的创业。同时表示将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社交平台,全身心投入产品研发。随后,微博账号“罗永浩”和Tik Tok账号“罗永浩直播工作室”更名为“交友直播工作室”。

曾经的“罗永浩”微博账号已经改名。

虽然全网都在讨论罗永浩退网创业,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未来几年罗永浩不会通过微博等社交媒体“直接发声”,但相关话题、广告、直播仍会正常在网上传播。

比如罗永浩白天宣布退出互联网,晚上就出现在Tik Tok的“交友直播间”。未来几年,他会带来几十场直播。微博刚刚在全球开创的“罗永浩辟谣”,未来将作为新罗永浩公司的官方声明号。目前已有超过4万粉丝。况且,为了尽快还清剩余债务,帮助补上新公司,罗永浩的个人广告代言业务还会继续。

好像还没还。

虽然罗永浩被同事们视为严重的社会恐惧,厌恶名利,直面大众,但不可否认的是,罗永浩的几次创业经历,包括失败后的还债经历,或多或少都得益于他犀利的公众表达和理想主义的形象。他成功的个人品牌帮助他做了很多其他创业者很难做到的事情,尤其是在营销和传播方面。

一篇关于退出微博平台的长文,让大批网友、KOL、媒体开始讨论其新一轮创业及相关领域。至少在传播层面,罗永浩及其未命名的新公司,以及沉寂了一段时间的AR行业,都免费得到了一波自来水宣传。

04. 重营销轻资质,美瞳行业将迎强监管

6月10日,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装饰性彩色平光隐形眼镜(美容隐形眼镜)选择和使用提示》一文,明确指出,美容隐形眼镜作为我国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上市前需通过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价,取得注册证后方可生产、销售和使用医疗器械,其生产企业需取得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经营此类产品的企业需要获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

屠园药监局官网

提示还强调,消费者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化妆品隐形眼镜的产品后,还需要检查所购产品是否取得了医疗器械注册证,产品包装上是否有医疗器械注册证编号、生产企业名称、生产日期等信息。,并在进口到化妆品隐形眼镜时应附有中文标签和说明书。

这意味着,化妆品隐形眼镜产品的销售者除了需要取得营业执照外,还需要取得《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即使是电商平台上销售的美容隐形眼镜产品,其页面上也应显示相应的医疗器械注册证书。

作为隐形眼镜产品的一个分支,早些年,国内化妆品隐形眼镜市场鱼龙混杂,基本都是在微信商家等渠道销售。近年来,随着新消费和价值经济的兴起,本土企业家纷纷进入市场,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国产美容隐形眼镜的品牌化进程。但另一方面,由于化妆品隐形眼镜吸引了大量资本,新的品牌资格竞争直接带来了激烈的营销竞争。

在很多消费者眼里,化妆品隐形眼镜等于美容产品,不知道它的医学属性。这与厂家强调个性、色彩、设计元素等问题有直接关系。在产品营销中,弱化其作为医疗器械产品的安全性和使用风险。

目前在化妆品隐形眼镜方面,行业依然存在无资质,电商平台依然存在“一证多用”的情况,即在产品详情页显示的不同产品甚至品牌的注册号完全相同。

可以预见,随着行业合规化的推进,化妆品隐形眼镜无论是生产还是销售都将面临更加严格的资质审查,包括营销端,以往高举市场投入、打擦边球、名人“同款”宣传(医疗器械不能由广告代言人推荐)等行为或将进一步受到限制。

05. 支付宝开放商家券接口,支持一键推广至公私域阵地

6月16日,据支付宝开放平台消息,为满足品牌全渠道营销需求,支付宝将全面开放商家优惠券接口,帮助商家和服务商打通自身营销后台和支付宝运营阵地,在商家小程序、自有app等多个场景发放优惠券,并一键推广至支付宝平台,实现全网一券配送,降本增效。

简单来说,商家优惠券就是支付宝为商家或服务商提供的电子优惠券解决方案。商家可以在支付宝通过该功能实现优惠券生成、发放、收款、核销的闭环,可以在自己的营销后台进行管理。

这项服务是免费和开放的。对于商家或服务商来说,可以通过支付宝的开放流量(如双十二促销、五福等营销场所)吸引新客户,以优惠券权益为锚点,通过商家的自营促进复购和客户关系沉淀。

据悉,除了上述固定的活动营销场地,支付宝还开放支付成功页面、优惠券通道等公共领域场景,支持商家优惠券投放,利用平台公共领域流量帮助商家私有领域运营提升效率。

06. 映客正式更名「映宇宙」,英文名称「Inkeverse」

每个人都想找到一个新世界。在大多数企业和投资人看来,元宇宙可能就是这个新世界。

本周,以直播起家的映客互娱集团在其品牌升级发布会上正式宣布,集团更名为Inkeverse(英文名),业务全面进入Metauniverse,并签约虚拟人莹莹作为映客universe的品牌代言人。

虽然外界对映客的概念还停留在直播平台的层面,但实际上,去年映客的直播业务在集团总营收中占比不足30%,其余主要来自社交产品的贡献。2019年转型以来,映客在社交和相亲产品上发力,形成了多产品矩阵。

类似今日头条改名字节跳动,映客集团这次改名的原因之一就是映客已经不能代表集团整体的对外形象。

映客创始人在接受36Kr采访时也提到,脸书提出的元宇宙概念与映客线上线下社交的理念和策略非常吻合,虚拟与现实。除了直播和社交产品矩阵,映客之前还推出了NFT数字收藏等项目,在前沿方向进行了探索。

此外,据天眼查称,映客的关联公司——北京米利伍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经申请注册了超过110个“于颖”和“英克维”商标。这些商标于2021年11月首次申请,国际分类涉及教育和娱乐、广告和销售、科学仪器等。

07. 元宇宙离我们还很远,但是时候去Roblox逛一逛了

在广告没那么好用的时候,奢侈品牌都开始跑去Roblox玩游戏。

这可能不准确。

虽然Roblox被外界视为一个超宇宙游戏平台,但其突出的特点是社交互动和生态中自由度很高的玩家创作和开发者分成模式。

品牌去Roblox做业务,主要以社区和互动为主,形式上多是复制或创建全新的品牌空。

例如,在月初,品牌经理刚刚提到古驰在Roblox上推出了永久虚拟场所古驰镇,以支持用户在虚拟社区中社交,购物和购买虚拟饰品。

就在本周,纪梵希香水也在Roblox推出了自己的纪梵希美容馆,元宇宙空。虽然它会是一个更大的品牌空房间(或社区),甚至会有一个为了纪念品牌创始人而建造的城堡,但本质上和古驰小镇是一样的。

纪梵希美容店

奢侈品牌正在世界上最具开拓性的在线创作游戏平台上建立基础设施。除了所谓的传播品牌文化、接触年轻人、与Z世代交流之外,实际上对未来超空间形式感兴趣和好奇的人也聚集在这里。这类用户往往是第一批愿意为虚拟商品付费的消费者。

要知道,相对于真实的商店或者鞋服,数字世界中的虚拟商品的价值一旦在群体间达成共识,其边际成本就可以无限趋近于零。任何商业公司都很难拒绝,即使真正的元宇宙不只是游戏,但这并不妨碍奢侈品在Roblox上追逐风头。

Roblox作为元宇宙的第一个概念,是第一个明确定义元宇宙八要素的平台,即元宇宙应该具有身份、朋友、沉浸、低延迟、多样性、任何地方、经济体系和文明。除了古驰,纪梵希Parfums、普拉达、蔻驰等品牌也在Roblox上有所动作,电商零售,包括产品,都可能有更新的场景和交易模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