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seo知识 > 正文

断肠人在天涯是什么诗(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是什么诗)

作者:刘宇翔

来源:乐亭文化研究会阅读乐亭杂志/乐亭故里网站(www.guxiangren.com)

最近参观李大钊纪念馆,在第一馆看到了李大钊先生的两首诗《建声剑画室》和《哭江卫平》。李大钊先生“写了一篇精彩的文章”。他死后,留下了许多文章,但诗歌很少。读完这两首诗,我得到的印象是:押韵铿锵,语言优雅,感悟深刻,读后兴趣陡生,于是马上为它们写了一篇笔记,与好朋友“共赏奇闻,解惑”。

哭泣的蒋卫平(1)

全国各地的伤口,哭泣,眼泪干坤的东西没有收到。

一个半英文名在漠北沉甸甸的,经年累月在江头寒彻骨髓。

辽东鹤归未来,燕市秋宰牛飘流。

千里之魂在哪里,心碎,强攻高楼?

解读:这首诗为辛亥革命的烈士,尤其是滦州起义的烈士,呐喊蒋卫平。

姜维平,滦州北部姜庄人,1905年随李大钊考入永平中学。由于彼此欣赏和志趣相投,他成了金兰的朋友。蒋卫平1906年离开永平中学,到保定陆军学校。在新学校,蒋卫平因才华出众,脱颖而出,成为抵制美货的学生领袖。因为美国抗议,清廷外交部要抓他,他只好放弃学业,在奉天(今辽宁沈阳)避难。1907年,孙中山派宋到东北建立同盟会辽宁分会,蒋维平参加了同盟会。加入俱乐部后,他积极工作,变卖了所有财产,捐给同盟会招募和发动觅风山起义。不幸的是,清廷杀了蜂山起义的首领熊和宋,三人都撤离了奉天。蒋卫平被赋予在长春办报,在北疆扩大组织的任务。当时清廷的统治力量是北疆鞭长莫及的,北疆俄国横行。蒋卫平除了发展会员外,还从事反俄活动。他在黑龙江被俄罗斯派来的狙击手射杀。

从第一首有“景年”的诗和第二首有“景秋”的诗来看,这两首诗都写于1910年,即蒋卫平去世后一年。一年后,正是1911年(农历新年),南方革命风起云涌,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起义虽然成功了,但是死了很多仁人志士。此前,4月,广州学生起义惨败,导致众多仁人志士牺牲。仅黄花岗就安葬了72位烈士。7月,绍兴建湖女子秋瑾与安庆革命军人徐锡麟相约,在浙皖联合起义。当徐锡麟看到自己有机会杀死安徽巡抚恩明的时候,他就暴露了。徐锡麟、秋瑾被抓被杀,牵涉多人,联合起义胎死腹中。

武昌起义后,清新军第20镇(师)第79标(团)于1911年12月31日(冬子,1911年)在滦州起义,史称辛亥滦州起义。这次起义是由天津共和协会煽动的。天津共和协会会长白代表北方革命协会,动员清新军79标革命团中下层军官举旗起义。滦州起义虽然是军事起义,但仁人志士中不乏共和党员。因为这次起义是为了响应革命大局的需要,决心不计成败,不计生死地提拔部队;远远没有准备充分。所以虽然轰轰烈烈,声势浩大,但却昙花一现,惨败。很多起义军在与敌人激战的战场上,或者在杀气腾腾的刑场上英勇牺牲。

1907年,李大钊先生考入天津法政学堂,与白先生及其同学一起组织天津共和学会。滦州起义烈士白是他的老师、校长、同志,王、熊(熊启贤饰)等许多德高望重的滦州起义烈士都是他的同学、朋友、同志。据《1911年滦州起义》一书记载,滦州起义失败后,那么多仁人志士牺牲的噩耗传到天津法政学堂,李大钊等许多学生悲痛不已。总部设在天津的袁世凯是镇压滦州起义的主谋。他了解到天津北洋法政学堂的师生是滦州起义的主要策动者,而这所学校又有那么多学生致力于滦州起义,于是这所学校被定为镇压北方革命的重点对象,导致了一场白色恐怖。李大钊不能公开哭,于是小白居易写了《长恨歌》,用“中国皇帝,贪恋美得可以撼动一个帝国”来嘲讽唐玄宗的宠物杨贵妃。通过哭蒋卫平,我来为滦州起义的烈士们哭。从第一首《国殇》《燕市秋日宰牛》《伤透了心,强攻高楼》,就已经给出了足够的暗示。

诗的第一句气势磅礴,气势非凡,“国丧”是对为国捐躯者的称谓。“《哀莫大于心死》清楚地告诉人们,诗名的哭泣不是个人感情的宣泄,而是对包括蒋卫平在内的革命先烈的歌颂和悼念。”国丧”最初是屈原对那些为国捐躯者的称呼。赵达先生的诗没有直接提到烈士,而是提到“国丧”,这是屈原强烈感情色彩的延续。第二句中的“泪”字是“含泪的眼睛”,作者用倒过来的字符合规律。”干坤”,意为无处不在,可见先烈之罕见悲壮,惊天地泣鬼神。干涩的眼睛,泪水,是人神共哭的具体描述。”泪未收”,指出牺牲的是滦州起义烈士的眼泪。

第二,写出蒋卫平牺牲的地点和时间。地方是漠北。漠北不仅仅指沙漠以北,而是指中国北方的偏远地区。时间是写诗的前一年。“白骨冷江头”是指蒋卫平尸骨已过一年,以此来哀叹滦州起义烈士遗体未葬。

第三种是比喻滦州起义的烈士是有道德修养能成为佛教徒的人,是爱国爱民的侠客(如荆轲)。它还描述了滦州起义失败后清廷对北京和JD.COM革命者的镇压。“燕市宰牛,秋游”还隐藏了一个典故。《史记·刺客列传》记载:燕王丹在保护燕国,举报秦王欺辱,与剑客荆轲交好,厚待荆轲。荆轲为了太子丹,决定牺牲自己刺死秦王。但他没有立即离开,因为他需要两个条件:一是等待聂政教他如何学习剑术,二是获得秦王的信任。在等待这两个条件成熟的同时,荆轲每天沉迷于和他的侠义朋友在燕京城(燕京城市场)喝酒唱歌。“燕城挽歌遇哭”(清代纳兰贤德描写他们的诗句),他的两个主要侠义朋友是善于攻与建的高剑礼和善于唱与杀的宋狗。秦最想得到的是燕都康之地,最恨的人是范。为了让秦王遇到荆轲,给他一个刺杀荆轲的机会,太子丹画了一幅杜康地图,并动员来燕避难的范自杀。满足了这个条件,荆轲怕燕王丹等得急,就毅然西征秦,剑术未炼。

高建礼和宋轶穿着丧服送荆轲到沂水。高见礼击楼,宋轶唱“风萧瑟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荆轲喝了烈酒,毅然离开,因为荆轲带来了杜康地图和范禺期的人头,秦王在秦宫接见了他。他在欲杀秦王时用匕首刺死秦王,却因剑术不精,刺杀失败,在秦宫被武士乱刃杀死。秦王杀了荆轲后,出兵灭燕国,杀了太子丹全家。他还搜杀了高剑礼、宋轶等荆轲英雄。宋轶和其他侠义朋友不得不逃离秦朝。借此典故,作者用荆轲描写滦州起义的烈士,用屠牛在燕市的流浪来形容自己被清廷镇压,处境危险,如宋轶。《刺客列传》中,曲意是杀狗(杀狗卖狗肉)。在这里,作者将自己与宋轶等进行了比较。,又觉得宰狗不大气,故意改成宰牛(杀牛卖牛肉)。

第四部分是深化主题,写对先烈的悼念和自己的愤慨。第七句是关于到处唤起灵魂的忧郁。“招魂”也是屈原楚辞的标题。在屈原的《招魂》中,说楚外处处凶险恐怖,他动情地喊道:“魂Xi,回来吧!”屈原的招魂不仅是对遇难者的安慰,更是一种爱国热情。诗中没有招魂之地,也就是说招魂是不可能的。后来鲁迅先生的《悼念龙华烈士》有“见友成新鬼,对刀簇怒寻小诗”“下笔低眉无出处,月色如水”等。赵达先生写这两首诗的时候,和鲁迅先生写《悼念龙华烈士》的处境和心情是一样的。鲁迅先生是国际名人,敢于直接写他的“同行”的冤死。赵达先生当时还只是个学生,不能“对刀簇怒寻诗”,只好“心碎风雨去高楼”。“心碎”有两层意思:痛苦和悲伤。比如李白的《清平调》“巫山纵欲断肠”,意为疼痛;马致远《元曲》“古道西来马稀,断肠人在天涯”,意为悲伤。这句“上高楼”的意思是“建声剑工作室”。楼音剑工作室是北京(原燕市)的一处古迹。后被秦王荆轲、高建礼、宋轶等杀死。,为躲避秦国的灾难而四处漂泊。但是,他们都是勇敢无畏的爱国者。他们流浪避祸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寻找机会刺杀秦王,报效国家,为朋友报仇。后来,高建礼和宋轶分别企图刺杀秦王,都被秦王卫士的剑所杀。秦亡后,燕人在《燕城哀歌》处建“声剑工作室”,纪念荆轲、高剑礼、宋轶等侠客。司马迁在《史记·游侠列传》中说“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作者把滦州起义烈士比作荆轲、高建礼等侠客,是一种致敬。他不能为这些烈士哭泣,只能上楼给朋友们送去祭奠。《文心雕龙》、《诗品》都说“诗贵含蓄”,后来的诗评家也肯定这种说法。有人说这两句诗“我从三千里之外赶来。悲今秋,与我百年愁苦,我独攀此高”杜甫《爬山》中包含八层悲,是典型的含蓄。这首诗,你为什么爬楼梯?作者没说,留给读者的是想象,不是暗示。我觉得《风雨》和《上高楼》都不是实际写作。风雨不是真正的风雨,而是反动派的血雨腥风。这样写是象征性的。作者建音剑工作室的诗歌稿,并不是作者每写一首诗,最后一次建音剑工作室。而是将革命先烈比作荆轲、高建礼等侠客,将所有歌颂、缅怀革命先烈的诗词收录在《建声剑室》诗稿中,以备辑佚。《哭泣的蒋卫平》两首诗,歌颂了对革命先烈的悼念。

断肠人在天涯是什么诗(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是什么诗)  第1张

所以在《建音剑工作室诗稿》里。“破肠而登高楼”是唐诗中“悲王残独登楼”这句话的意思,句中“破肠”二字用得恰到好处。

哭泣的蒋卫平(2)

沙九伤心,多年丧后只偷骨灰。

我进入屏山较晚,但再也没有回来。

玉门魂归关山黑,中国看人归猿鹤。

钱不教胡麻过河,活该被恨。

解读:第一句结束语是个近似的魔结,话还没说完,就写了第二句。第二个是第一个的深度发展。在书写对革命先烈的缅怀的同时,也书写了革命先烈在浑云圆月中对革命的英勇献身。还指出他们应该像“徐陵”一样,对“胡马渡江”(即鞑靼人未除)怀恨在心。

第一联第一句的“龙沙”应该是第一句的“万里”,第二句的“绝赛”。《龙沙》是《后汉书·班超传》中的经典:定远(班超被封为定远侯——作者注)慷慨,致力于西天,踩着大葱白雪,亲近龙沙。注:李善:“龙沙、青脊、雪山、白龙堆之沙漠也。”后来泛指塞北偏远地区,蒋卫平死于此。第二句劫骨灰也是典故。出《高僧朱发兰传》一书,汉武帝穿昆明池底,见黑灰...问法兰,蓝韵:“世间终极,是洞内燃之火,此灰也。”指被兵仙消灭后的残余。这里指的是蒋卫平死后挥之不去的清廷,仍然残酷镇压滦州起义的牵连者,造成白色恐怖。这句话是徐灵仇恨的伏笔。第一句“龙沙旧是悲”是诗的语言,新旧是相对的。那么新的悲伤在哪里?大昭曰:“庄磊,滦州。”大钊先生的日记记载:

①1917年5月5日,天将破晓,掠过庄磊。孟回忆,这里是辛亥滦州革命军失败的地方。白先生、、石的第二管带(营长)等烈士都牺牲在这里。......有一天,我会崇拜宫,我应该在这里建一座庙或几尊铜像来纪念它。

②一九一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就去了滦州站...滦州守军的一个标(团)在这里揭竿而起,却因寡不敌众而败北。营长石、和参谋长白牺牲了。这是一座历史纪念碑。

从这两本日记中可以看出,大钊先生每次路过这里都是悲伤的。他称滦州为纪念地,这是一个可悲的变相称谓。

第二联赛自己和姜伟平的对决就是陪衬。以自己的革命落后一步来衬托蒋卫平等革命先烈,革命积极、先进、勇敢。《平山》是经典。少年时看过一本旧武侠小说,里面有平善堂打架的情节。我会尽量把它打造成一个挑战竞技场,延伸到战场或者革命先烈战斗生活的地方。“郑君绝赛不归”是那里祭祀的禁忌语句。第一句写天津,第二句写绝色君,两句同时写两个地方,是影视的一种蒙太奇手法。

三重作家和先烈的深情。第五句讲的是姜维平在绝赛牺牲的感受。王之涣《凉州》诗有“春风不出玉门关”之说,后人认为玉门关外是塞外苦寒之地。作者还玉门之魂代烈士牺牲,想到烈士牺牲会影响心情,感受关山的黑暗(代表一切风景),表现了作者与烈士之间深厚真挚的感情。“魂归关山黑”是对杜甫《李白之梦》诗“你穿过一片林间的绿向我走来,你消失在一座影影绰绰的堡垒里”的意译,第六句“华表桂仁”比喻烈士牺牲,“猿鹤”指的是君子。葛洪《抱朴子》载:周穆王南征,随军皆兵,君子为猿鹤,小人为蝼蚁沙。后世以猿鹤取代君子。殉道者君子之悲,是把作者和殉道者分成君子。

徐陵之仇,比喻对姜维平和辛亥革命先烈“徐陵”伍子胥之魂的仇恨。《吴越春秋》说只有吴越,隔着长江,是世仇。在吴国当人质的越王勾践回到中国,努力工作。十年重逢,十年教训。为了给吴报仇,他把蒸小米和美女都贡献给了吴。并贿赂奸臣吴太宰伯振在吴王面前说好话。郭襄的伍子胥劝谏吴王防备越国,触怒了吴王,吴王认为他会杀了伍子胥,把他的尸体扔到河里。后来越准备充实,越渡河,灭了吴国。伍子胥是一个爱国者。在古代,忠诚和爱国是合二为一的。他不恨吴王,却恨胡麻过河。“呼玛”是北方的马,如包的诗:“呼玛依北风”。但王昌龄《离堡》诗,意为“飞上龙城,不教呼玛登阴山”,“呼玛”指匈奴侵略者。这首《不教呼玛过河》是王《不教呼玛爬阴山》的意译。伍子胥爱国者、姜维平和辛亥革命烈士,不仅是爱国者,也是民族英雄。他们的革命是推翻君主制,驱逐鞑靼人。然而,作者写这两首诗的时候,帝制还在,路虎还没有被罢免,先烈们应该对徐陵恨之入骨。作者一定认为他应该承担起让烈士们痛恨的责任。

这两首诗是李大钊先生年轻时写的。从这两首诗可以看出,李大钊先生不仅政治上成熟,而且博览群书,催人泪下。也可以看出,他的诗歌造诣相当深,不仅两首诗完全合法,而且套诗也是典故贯通。

(作者刘宇翔,中国通俗文学研究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