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项目负责人 翻译(项目负责人翻译)

在童书群里,大家热烈讨论有趣的童书,也几次提到对孩子阅读的观察。有的人会后悔孩子不喜欢读自己买的书,有的人不知道如何帮助孩子从泛读过渡到精读。有人纳闷孩子读书很多却写不好作文,也有人在思考听书能不能代替读书。当然,担心使用电子产品会冲击孩子阅读纸质书的兴趣和时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通常很难得出一致的结论。

书评君今天带你看的文章,综合自《升级阅读:数字时代人类该如何阅读》。虽然书名平淡无奇,但作者所研究的“阅读大脑”和每一个爱书的人都很有关系。它回答了“为什么深度阅读很重要?”也提醒我们,在数字时代,如果孩子经常依赖网络获取外部知识,会减少深度阅读所需的内部背景知识,从而降低深度阅读的效率。但数字化是必然的,优秀的读者不必排斥电子产品,而是学会在纸质和电子媒介之间切换,自由阅读。

所以当孩子看不懂书的时候,我们要重点看孩子是否已经有了相关的背景知识。当我们决定把电子产品给孩子的时候,他们知道阅读的目的吗?当我们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时,放慢速度进行深度阅读可能比读多少书更重要。

《提升阅读:如何在数字时代阅读》,玛丽安娜·沃尔夫著,陈丽芳译,鹦鹉螺|中信出版集团,2021年5月。

深度阅读可以调动长期记忆中的背景知识。

如何判断一个人的深度阅读能力?我们来读一读著名遗传学家、人类基因组计划负责人弗朗西斯·柯林斯在读《圣经》时的经历。

拿一本圣经,通读《创世纪》1: 1到2: 7。想知道这部分文字的意思,只能参考原文,没有别的办法。

经过2 500多年的争论,没有人敢说他们真正理解了《创世纪》第一至第二章的内容。《圣经》的意义还有待人们去解读。但说科学启示是违背宗教信仰的,也有失偏颇。如果上帝创造了宇宙及其运行的规律,如果上帝赋予人类认知这些规律的智能,上帝会要求人类放弃这些能力吗?

我认为你可以毫不费力地阅读上面的第一段。但是第二段可能没那么好读。很有可能你会以下面的一种方式来阅读:要么你会仔细研究《创世纪》来提炼柯林斯关于科学和宗教信仰的论述,要么你就再也读不下去了。这两段的阅读时长也不一样,不仅让人以毫秒为单位审视自己的阅读方式,也让他们面临着从基于文字的传统文化向基于屏幕的数字文化过渡的困境。

在阅读任何一个句子时,大脑经历的不是感知和语言活动的简单叠加,也不是分别阅读20个单词所涉及的思维活动的机械组合,而是一个新的认知领域。在这个领域,预测和感知相遇,预测甚至先于感知,为感知做准备。

预测的词汇有很多来源,一部分来自我们对刚刚读过的内容的工作记忆,一部分来自我们对背景信息的长期记忆。认知、语言和深度阅读所涉及的大脑互动过程可以加快我们的理解速度,因为这种互动使我们用预测的方法,而不是我们所阅读的20个单词的信息的总和来提高阅读速度。

很多一年级的小学生都有能力解读海明威的六字小说(小说内容是:转卖:婴儿鞋,全新)。但他们缺乏相应的背景知识来推断单词背后的含义,无法感受到成年人在阅读这六个单词时所经历的复杂感受。我们的终身阅读经历会逐渐形成一个知识库。在此基础上,我们发展了理解和预测未来阅读信息和内容的能力。

如果没有足够的背景知识支持深度阅读,深度阅读所需的大脑活动就很少会被调用。这就陷入了越来越无知的恶性循环,导致一些人永远无法走出现有知识的界限去接受新的信息。背景知识库的更新是人类知识变化的前提。

这里有一个悖论,即绝大多数事实信息来源是外部的,可能被操纵和曲解,真实性无法辨别。我们如何分析和应用这些信息?我们会尽力辩证地分析和判断这些新信息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将对我们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如果缺乏内部背景知识支撑的判断和评价,阅读就会成为一种不受控制的信息接受。不质疑信息的优先性和准确性,不质疑外部信息输入的动机,就判断信息本身可能有偏差,这将是非常危险的。

用科学方法进行深度阅读,涉及许多思维活动。在阅读的最初几微秒,我们会收集感知到的信息,并将其整合到观察活动中。认知科学家侯世达说:类比推理在我们看到的和我们知道的(背景知识)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推动我们形成新的概念和假设。这些假设引导大脑应用演绎、归纳等推理能力,及时引导人们对我们的观察和推论进行批判性分析。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解释以前的经历或经历。如果幸运的话,得出的推论会带给我们新的感悟。

我们知道的越多,我们进行类比的能力就越强,我们就越能利用这些类比来推断、演绎、分析和评估过去的假设——所有这些都会增加和改善我们不断增长的内在知识储备。另一方面,我们知道的越少,就越难以进行类比、推理和分析,更不用说利用这些思维技巧来拓展已有的背景知识了。

不断加强类比、推理、移情和背景知识调用过程之间的联系,可以帮助你跳出阅读过程本身,推动你的大脑进行推理。当读者学会一遍又一遍地关联这些过程时,他们就更容易在现实生活中应用这些方法。一旦理解了他人的动机和意图,在与他人共事时就能达成更多的理解,获得更多的智慧去理解他人行动的原因和方式。这不仅使我们对他人有同情的基础,也促进我们发展战略思维。

电影《魔法飞书》剧照(2011)。

为什么现在的孩子深度阅读越来越难?

深度阅读和认知发展的核心是训练孩子用已经知道的知识去比较和理解新的信息,然后用新的学习行为去建构更多概念丰富的背景知识。让我用两个例子来详细说明:一个来自你的过去,一个来自我的现在。

回想一下好奇的猴子乔治。可爱调皮的猴子不小心登上了一只已经升起来空的气球。他低头看着远处的地面,笑着说,这房子看起来“又小又旧”。熟悉娃娃屋小造型的孩子,看到这句话就会开始明白一些新的东西:同样的东西,从不同的角度看,会不一样。从空俯瞰,房子变小了。这种比较也引出了图像深度感知的概念。

只有当孩子已经建立了已有的知识基础,并且在阅读的同时完成了新旧信息的比较,这些比较行为才会对孩子起作用。

最近,我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偏远地区访问了一群活泼的孩子,那里没有学校建筑,没有电,没有自来水,地上也没有地板。当时我们去开展全球“扫盲”活动。我给孩子们看章鱼的照片,他们笑了。他们从未见过或听说过这样的生物,即使有翻译帮助解释章鱼的海洋家园,他们也无法理解。我们最初设计的应用程序消除知识障碍的设置无法在本地实现,因为应用程序使用了美人鱼和其他海洋生物的场景。对于每天要走两个小时才能取水的孩子来说,海洋是一个完全不可想象的概念,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猴子会乘着气球飞上天空。

类比法在已知和未知之间建立了重要的联系。它是儿童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复杂概念,受儿童所处的环境和从环境中获得或未获得的经验影响很大。对于很多西方文化中的孩子来说,从成长环境中获得丰富的知识储备是常有的事。一个自相矛盾的问题是,环境给孩子提供了太多的信息,留给孩子提问的时间和空太少。

作家玛吉·杰克逊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观点,当信息过载时,背景知识的建立实际上会变得更加困难。她的观点和我对儿童工作记忆的观点是一样的。她认为,因为我们获取的信息太多,我们不再花时间去复习和类比,我们不再通过从纸质媒体获取信息来储存新的输入信息,这将影响我们的知识储备和我们的推理能力。

无论是建立记忆,存储背景知识,还是其他深度阅读过程,花时间处理我们感知和阅读的内容是必不可少的。文学评论家凯瑟琳·希尔斯强调了这一观点。她指出,虽然我们有大量证据表明数字媒体正在增加刺激的音量和节奏,但我们忽略了加快信息处理的节奏意味着受众对信息的反应时间在减少。如果将这种洞察与深度阅读脑神经回路联系起来,我们会发现,处理和感知时间的缩短,意味着输入信息与一个人的背景知识之间的交互时间相应减少,这将降低人们调用深度阅读其他思维过程的频率和强度。

也可能降低人们深度阅读的能力。伊娃·霍夫曼认为,成年人基于电脑的时间感使我们习惯于更快更短的思维和感知。对于孩子来说,面对更多的信息融合,他们没有相应的时间来处理这些信息,这可能对注意力和记忆力的发展造成最大的威胁,也对更复杂的阅读方法和思路的发展和使用造成严重的间接后果。

深读脑神经回路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是相互依存的。如果孩子的个人知识储备因为越来越依赖外部知识来源(如百度、社交媒体)而减少,那么他们对已知内容和初次阅读信息的举一反三的准确推断能力就会受到严重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是不可预测的。他们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明白。

电影《魔法飞书》剧照(2011)。

理想的阅读是能够在纸质媒体和电子媒体之间自由切换。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学家帕特丽夏·格林菲尔德(Patricia Greenfield)在她的书中指出,最基本的常识性原则是,人们接触某种媒介的时间越长,该媒介的可用性对读者阅读特征的影响就越深。媒体是大脑皮层的信使,从一开始就会影响人大脑皮层的反应。

我的一个学生曾经说过,“书籍让我慢下来,敦促我思考,但互联网让我不断加速。”一些临床医生,如神经学家爱德华·哈洛韦尔(Edward Hallowell)认为,儿童对数字设备的痴迷是因为环境中充满了数字媒体的持续干扰。Podrac和其他学者之前的研究证明,大多数人的大脑在转换注意力(深度处理任何信息的能力)时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然而,Podrac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数字时代长大的儿童如果在一项任务中受到良好的训练,可以轻松地切换和处理多项任务。

如果孩子比大多数成年人更擅长处理多种来源的信息,他们就能掌握未来更重要工作所必需的技能。换句话说,即使他们没有做好成为flight 空调度员的准备,他们也可能比他们的父母更善于学习在面对干扰时集中精力,高效地完成任务。调查结果显示,90%使用数字设备阅读的人都在处理多项任务,而只有1%的人在阅读纸质书时同时处理其他任务。

所以,站在孩子的角度,我们不能非此即彼地对待传播媒介。最好熟悉这两种沟通方式。对于0~5岁的孩子来说,阅读纸质书非常重要。同时,数字媒体应该慢慢引入。6~10岁,儿童阅读能力的发展才是我们要面对的真正挑战。

在孩子入学后的最初几年,书籍和纸质资料应该是学习阅读的主要媒介;讲故事的时候,也要用纸质书。家长给孩子读书,会强化阅读中的物质感,让孩子沉浸在具体的阅读时间和时间里。这为年轻的阅读回路增加了重要的触觉联想,为家长和孩子提供了最好的亲子交流和情感互动的机会。只要有可能,老师或家长就要提问,引导孩子把自己的背景知识和阅读内容联系起来,引起孩子的共情,学会站在他人的角度看问题。这样可以促使他们举一反三,表达自己的分析结果、反思和观点。

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和玛格丽特·维格(Margaret Veger)提出:“教育工作者在数字时代面临的首要挑战是引导游荡的心灵。”在阅读书籍的开始,我希望孩子们能够明白,阅读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学习任务,需要在故事的结尾给出自己的想法。

当孩子慢慢学会阅读纸质书,学会思考,为他们引入电子屏幕,就可以通过在快速移动的电子屏幕上阅读来进行思考,从而完成学习任务。起初,主导两种媒体阅读方式的阅读脑回路是分离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回路会越来越相关。

当孩子开始学习在屏幕上阅读时,我们应该强调以意义为目的的阅读,而不是仅仅快速阅读。避免许多成年人在阅读时使用的跳读、阅读和一目了然的方法。在阅读的过程中,要定期检查孩子是否理解了内容。你可以让他们整理故事线,在文中寻找线索,不断督促他们掌握阅读内容的细节。在学习策略上,需要确保他们能够将阅读纸质书时使用的类比和推理技巧运用到数字屏幕的阅读过程中。

但是,在具体操作中,也存在一些棘手的问题。例如,点击阅读功能,这种不需要读者逐一阅读每个单词和句子的技术,可能会导致儿童缺乏理解。在使用数字技术时,尤其是对于阅读能力不够好的孩子,我们必须时刻提防孩子过分依赖外部支持的倾向。

培养孩子无论使用什么媒体都能轻松分配时间和注意力进行深度阅读的能力,是多脑训练计划的最终目标。与仅仅阅读有关难民的报道相比,如果孩子们能够将阅读有关难民儿童的故事与在网上观看有关难民的视频结合起来,并将其与难民在希腊、土耳其或纽约州避难的经历和报道联系起来,必将使孩子们更深刻地感受到他们的苦难,加强他们项目负责人 翻译(项目负责人翻译)  第1张的同理心。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孩子10~12岁的时候,大部分都会同时精通纸质媒体和数字媒体,可以轻松地在不同媒体之间切换,完成不同的任务。理想的新读者应该是这样的:他们是专家型的读者,能够快速解读内容,已经知道要理解什么样的思维,要欣赏什么样的美,要记住哪个问题,要揭示什么样的道理。

原作者|[美]玛丽安·沃尔夫

编辑|沈婵

校对|茜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