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红:“狄云老师,多练习。”

郎朗在感知、审美、表现三个艺术层次处于巅峰。李云迪练琴太少。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1张


第一个结论:

1:喜欢李云迪和马克西姆的人,是从他们颜值的非音乐审美角度递进,进而喜欢他们的音乐,而非是因为音乐本身的内容而喜欢;这种现象叫审美主体的非审美需求。
2:郎朗已经成为了古典钢琴圈中活着的李斯特,而李斯特是人类钢琴技术的巅峰。在李斯特之后,人类钢琴技术没有丝毫进步。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2张

对人类艺术质量的评价并不完全由艺术审美需求构成,而是由艺术审美需求和非艺术审美需求两部分构成。前者专业性强,对音乐素养要求较高。后者流行,需要的是颜值、故事、性感等因素。那会影响公众的欣赏。

音乐的审美需求如下: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3张

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红制作

此表来自于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海红在具体课程12.1《音乐审美的心理认知》课程中的音乐审美模块。这将是我们评价郎朗和狄云的核心标准,具体评价如下。先简单解释一下非艺术审美:12少女乐队;

非音乐审美需求:好看、颜值;

一个以流行音乐形式演奏中国音乐的管弦乐队在海外取得了巨大成功。她们是12人女子乐队。12少女乐队的很多成员都来自中央音乐学院等一线音乐产区。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4张

当12少女乐队在海外成名后,他回到母校中央音乐学院演出。结果这一场演出被打懵了,结局很惨。

12女团,中央音乐学院以前的学生,历史上所有的成功,在这个学院都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如果你看过他们的表演,你就会知道,他们表演的核心不是乐器和音乐,而是不断扭动身体,增加曲线美的商业表演。说白了就是漂亮,就是一群美女为你载歌载舞。他们的专业精神处于吃老本的状态。因为流行音乐对于乐器的使用来说太窄了。更别说十二个人了。

这种非艺术因素,他们发展的很顺利,在海外很受欢迎。但不仅仅是在中央音乐学院。这里的学生和老师的审美,靠的是专业性和艺术性。再优美的身姿,也比不上完美的音色和听觉带来的愉悦。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5张

从这个角度来看,它可以解释一些狄云的水平:在狄云的商业性,他的外表的价值大于他的钢琴水平的价值。

这也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公众认为狄云很棒,而郎朗是个小丑。

因为他们不具备音乐审美的专业性,而是受非专业审美大众的心理需求影响。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狄云比郎朗更优秀。

如果我们说狄云是一个长着歪瓜裂枣的侏儒,就不会有这样的争论。

音乐审美:郎朗 VS 李云迪,吊打。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6张

根据上表,音乐审美可分为三类:感知层次、审美层次、表现层次;

1.感知水平;音色的可接受性。欣赏古典钢琴的门槛。

钢琴越普及,接受度越高,内容越简单,艺术性越低,话语权越少,越容易被时代遗忘。简单来说,感知层面导致对音乐认知太低,无法感知音乐差异的人的筛选和过滤。

从感知的角度来说,写了《梦想的婚礼》的理查德永远没有音乐和艺术的话语权,无论他赚多少钱,都无法弥补他感知的不足。三十年后,贝多芬、莫扎特、肖邦的听众会越来越多,理查德会被遗忘。

中国有大量的音乐听众认为理查德是世界上最好的钢琴家。但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一个职业钢琴演奏者会认为理查德和他们是同行。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7张

先说一个简单的认知差异:哆来咪只有流行音乐的听众才能听到。而古典钢琴的听众,知道一个八度有十二个音,而不是哆来咪的七个音。

感知水平是欣赏古典钢琴的门槛。如果你是一个受欢迎的听众,下面的知识可能有点出格。

2.审美水平;判断的核心。

一、基本审美要求:秩序;有序分为:总体布局、基层组织、健全质量;

音质:

1:对不对;(键程时值)2:准不准;(音高对不对,琴键有没有按错)3:美不美;(音色匀不匀称)4:响不响;(音响程度,颗粒感);

这四个维度是一个职业钢琴家的入门能力。

郎朗:以上四个维度中,已经到了离谱的程度。键长、声级、音色三个维度几乎全满,英国演出错键出个错音。这是过去20年来数百场音乐会中唯一记录在案的发音错误。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8张

李云迪:炸裂,一败涂地:重大事故:韩国首尔音乐厅。

2015年10月晚,狄云在韩国首尔艺术中心音乐厅演出。在演奏肖邦第一协奏曲第一乐章时,狄云犯了一个错误,被迫停下来重新演奏。

媒体报道中这样一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其实错的远比观众想象的多。

狄云在第424酒吧演奏弦乐。本来应该是一串上升的音阶,却跳到了第448小节。简单地说,狄云忘记了24酒吧商店。指挥不知所措,整个乐队都停了下来。因为这24个措施都不一样,我不能相信他们是错的。狄云发现错误的剧本后,他很紧张,不知道如何结束。他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最后,他开始将时钟拨回到325节。回到百年庆典。

狄云开始在325小节演奏,指挥再次不知所措,因为狄云没有交流。不得已,指挥停止演奏,从第385小节重新开始。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9张


这样的意外,还有稀稀拉拉的临场反应,还有积累乐谱的能力,对于一个钢琴演奏者来说,说抹黑都不为过。而狄云的回应又一次让他失去了作为钢琴家的国际能力。

事实上,狄云的错误发音数量是南韩首尔的三倍。

20年一遇,这是一个错误VS忘记音乐,中断演出,重新开始。

论钢琴演奏者的基本能力和音质,郎朗足以击败狄云。

狄云有什么问题?就是你练的太少了。这个基本的音质需要良好的音乐练习习惯来保持。一天不练琴,就会生疏。三天不练琴,就会出错。

狄云没有能力成为国际钢琴演奏家。自从首尔事故后,他在国外的演出大大减少了。相反,在中国,他用他的面值开始了大量的商业活动。因为我还吃这一套。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10张

2-1:基层组织和整体布局;

钢琴结构的基本组织以空的导度为目标,包括空的纵向导度和平行感的纵向排列。

有点匪夷所思,但其实很简单。他其实是基础音质的衍生品。

竖空感对应的是钢琴音色的颗粒度。空的水平感对应音色的对称性;但比音色质量更细腻。

颗粒度主要体现在高音区。比如《钟声激越》中高音部分郎朗有力的指法。音色的颗粒度对应的是键长、踏板力度、打击速度。

这里涉及到一些技巧:对强度的持续时间的控制;

手指甲和指腹的键不一样,对应基层组织的控制。指甲盖的力度和手指肚的肉感延伸,在十分之几秒之间,就有了表达草根组织的能力。

整体布局:布局不是目的,丰富和张力提供的内容才是目的。音乐编排的能力体现在衔接能力和区分能力上。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11张

郎VS;

以《钟声》为例,当音乐的力量感出现时,那么它的凝聚力和内容就必须用比软化听觉更多的方式来控制。而且他软化紧张的门槛远远大于其他人。

钢琴家的音乐张力等于歌手的音域。你如何比较我的C3-C6系列和你的C3-G4系列?我可以选择用G4,但是你只有G4。

论朗朗的《钟》的最后一段和狄云的最后一段。遮住他们的播放画面,简单听听他们的音频。

想想为什么郎朗的紧张感很强,为什么光听音频就能从音乐中感受到郎朗疯狂摇头跺脚的画面。另一方面,狄云像一个僵硬的学生一样汗流浃背。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12张

3:表现层次;一个艺术家能拥有自己的风格,那将是天下最幸运的事情。恰巧,郎朗拥有。

这是难得的表演者天花板。这也是狄云和郎朗的本质区别。

表现水平要求表演者将音乐化改变为表演欣赏的视觉效果。钢琴本身是没有表达水平的,因为它只是一个发音的死东西。

但演奏者是有表达能力的,他弹琴时的一举一动都是对这种表达水平的说明。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拥有自己的风格将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情。恰好朗朗拥有。

不管是摇头晃脑还是跺脚,这都是郎朗的风格。他从小就这样。他的风格完美地将音乐表达的层次形象化。

郎朗 李云迪(专业人士评价郎朗和李云迪)  第13张

无论你多么排斥郎朗浮夸的态度,你都不能否认他的投入令人振奋。这种对音乐表现的喜悦和渴望,是郎朗最大的能力。

音程跳脱俏皮时,郎朗做鬼脸;音程严肃紧张时,郎朗紧绷神情;音响加大时,郎朗力度加大,身体开始摇摆;音响减小时,郎朗蜷缩身体,开始表达小心翼翼。

这是音乐表达的最佳境界。用自己的方式传达音乐的表达,进而弥补音乐的虚无主义和主观性,进而转化为概括性的客观欣赏,是每一个能够在钢琴史上扬名立万的钢琴家必备的能力。

狄云,从未拥有过。

我不明白。给我点个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