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发展代理(特别代理和一般代理的区别)

现代快报讯凭借风靡朋友圈、被誉为“百年秘方”、“迅速变美”的康加健系列产品,短短两年时间,在全国发展了22.4万名代理商,疯狂圈钱9000多万。然而,这些所谓的秘方制作成本只有20多元,售价却高达299元、2990元。近日,由镇江扬中市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李明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判处吴凡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发展代理(特别代理和一般代理的区别)  第1张“美女+投资”的模式朋友圈正在迅速流行。

“该公司产品种类繁多。我们使用我们的美容产品,无需手术或外科手术。购买产品还有奖金制度。奖金以秒计算,提现以秒结算。每个月还有福利分红。短短三个多月,收入近十万,选择大于努力……”这是一位该产品销售代理在朋友圈发的广告。

这些诱人的宣传使该产品迅速流行起来。很多人抱着赚大钱的梦想,买产品做代理,不断向别人宣传。

据了解,平台会员购买产品后,可以获得不同级别的会员资格,如黄金会员、钻石会员等,然后通过个人专属推广码一步步发展下线团队会员。比如购买10盒产品(价值2990元),就可以成为黄金会员;购买100盒产品(价值29900元)即可成为钻石会员,根据个人水平和团队表现可获得销售奖、贡献奖、回购奖和服务。公司会员最高返点率为70%,但同时,如果上下两级星级相同,则不能奖励上级。正因如此,很多代理商为了从中获利,不得不疯狂宣传,发展下线。

“这些美容产品虽然价格不菲,但使用后并无疗效。产品包装很简单,感觉很不正规。网上跟我说只要能让线下的人买产品就能赚大钱,可是到现在一分钱都没赚到。”和别人借了一万多元买了100件物品的李女士向公安机关做了陈述。

成本20多元的产品价格高达2990元

这款疯狂卖钱的康加健产品是李明和吴凡制造的。只有初中学历的李明是营销“高手”。2019年5月,他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的吴凡。得知吴凡可以联系厂家生产化妆品后,李明与吴凡协商,合作在网上销售美容产品。他们决定由李明负责网络销售平台的开发运营和产品营销推广;吴凡负责找厂家生产产品,保证平台的货源。

此后,李明找到计算机专家何东(化名,另案处理)开发、运营、维护康加健微信网络销售平台。吴凡联系广东、河南等地生产抗菌液、修复乳等10余种产品进行贴牌生产。2019年7月,第一批康加健产品问世。

在李明的包装下,生产成本只有20多元的产品,变成了售价299元甚至2990元的精美“神器”。在销售产品的背后,实际上是要求参与者通过购买商品获得会员资格,并根据发展会员的数量间接设置激励制度,以鼓励和引诱参与者继续发展他人加入。截至2021年7月,康加健销售平台已发展会员及代理账号22.4万余个,其中有购买记录的账号2.2万余个。通过李明的账号ID发展的账号总数超过21万,层数高达30层。

2021年初,公安机关发现李明、何东可能涉及其他案件,于是于2021年7月6日将其抓获。2021年7月14日,李明主动交代了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其通过康加健产品从事传销的犯罪事实。2021年9月8日,吴凡被公安机关通报到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经审计,2021年4月至2021年7月,该平台累计销售金额达9000多万元;李明非法获利2600余万元,吴凡非法获利240万元。

检察长牵头办案,精准打击传销。

记者了解到,此案是扬中市检察院办理的首例以网络平台销售商品为名的变相传销案件。因为案情复杂,参与人员多,涉案金额大,该院党委书记、检察长康军得知案情后,第一时间成立了办案小组,并牵头办案。

发展代理(特别代理和一般代理的区别)  第2张前期介入期间,康军带领办案组成员先后4次与公安机关进行分析研判和会商,提出补充证据、完善证据体系等30余条中肯建议,均被公安机关采纳,围绕本案作案手法是否属于传销或直销活动中的多级报酬、能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等争议问题,此外,该院还与公安机关达成认罪、从轻处罚、追缴损害赔偿金同步推进的共识,督促公安机关查清涉案资金去向,促使李明、吴凡在侦查阶段退出违法所得共计1000余万元。

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人员继续跟进认罪认罚从宽说理,促使吴凡退缴违法所得150万元,并围绕案件罪名和事实的认定、量刑情节、量刑建议的确定依据等,继续加强与辩护人的沟通。最终,李明、吴凡均自愿认罪,并在辩护人的见证下签署了宣誓书。2022年6月24日,扬中市检察院以李明、吴凡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并提出了确定刑、量刑的建议。最终,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和量刑建议,当庭作出前述判决。(本文涉及的人和产品均为化名)

通讯员高金宇现代快报+记者曹德伟

(图片由通讯员编辑吴提供)

(现代快报全媒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