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根据前几天媒体的消息,岛内疫情还没有完全缓过来,疫苗还相当不足。很多县市都开放了剩余代理的预约,造成了很多乱象。马德纳开放农药残留预约,但每个接种站限7人,导致岛上民众争相接种。前一天晚上不仅有人排队,还有人疫苗接种站一开门就以百米的速度冲进来。看到人们为疫苗而战的混乱场面,有岛内网友无奈地表示,“在台湾省,看到这一幕只有难过”。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1张台湾省报道截图

所谓“疫苗残留”,台“疫情指挥中心”给出的解释是,以阿斯利康疫苗为例,虽然原则上每瓶10ml疫苗试剂10人使用;但通常瓶内添加1-2ml,所以实际上可以供11-12人使用。

台湾一家诊所的儿科主治医师陈补充说,根据其来源,有两种残留物:

第一,一瓶疫苗可以给10个人接种。如果只有9人接种,可以将一剂残剂接种给其他人。

其次,10个人打完疫苗后,如果瓶子里还有剩余剂量,用“高超的技巧”抽取一个人的剂量,提供给第11个人打疫苗,意思是“可遇而不可求”。

但由于疫苗短缺,台湾花莲每个疫苗接种站每天只接受7人的马德纳“疫苗残留”预约。供不应求的现状造成了接种站的种种乱象。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2张报道称,一名女子为了抢到仅有的7个疫苗残留,早上6点就来排队,但最后还是排不到第八名,眼里满是无奈。然而,赢得比赛的人实际上在昨天中午就排队了。另一名男子和妻子一起过来排队抢残药,无奈地说:“想活命就要打疫苗。台湾省打疫苗那么可怜。”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3张岛内民众争抢疫苗残留的现场视频截图。

报道称,炎热的天气和疫苗接种现场频繁出现的问题让排队接种疫苗残留物的人们愤怒不已。由于残留物只能就地排队,事先也没有明确顺序规划,所以很多排队的人只能等到7点半学校门口开门,再冲进活动中心。“很多人像赛跑一样百米冲刺”,就是为了打疫苗,甚至有人当场摔倒。

然而,抢“残苗”名额的人却没有好心情去那里,一个小哥气呼呼地说:“这漂亮吗?大家都这样跑过来,像狗一样,打预防针。有这么好看吗?”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4张为了争夺接种名额,岛内民众犹如“百米赛跑”。

报道称,不仅残留物争夺战混乱,花莲的预约接种点也混乱不堪。有上百个预约的人挤在门口,冲进了狭窄的门,但那些被安排在帐篷区坐着等的人,反而被挤在门口的人插队了。疫苗事件频发,让花莲县长许两次道歉。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5张排队的人对各种疫苗接种乱象表示愤怒。

有岛内网友表示,“都怪民进党当局可笑的疫苗采购政策。”。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6张有网友表示:请问民进党什么是乞丐疫苗而不是乞丐疫苗?

也有网友讽刺:蔡英文比台湾省人民还关心拜登的狗...

另一位网友直言:谁让台湾省买的疫苗不够呢?回答:民进党的“执政”团队!是谁让台湾省人民为了生命而战,为了疫苗残留而战?回答:民进党的“执政”团队!

台湾民众百米冲刺争打疫苗残剂(农村卡介苗是哪一年普及的)  第7张资料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