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白宝山案件(白宝山大案)

忆刑侦八虎痕迹检验专家崔道之(二)

刑侦八虎之一崔道之的故事,分几个时期讲给大家听。欢迎关注。

我是狼君,和你一起读历史的工科男。

1997年8月底的一天, *** *** 急促地响起,一个矮小精干的老人拿起了听筒。这个人就是崔道之,中国刑侦技术领域的顶尖专家之一。

*** 那头,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张新峰说:“老崔,新疆发生了几起持枪抢劫杀人案,在案发现场留下了一个有75-81标记的弹壳,和去年北京、河北的七起枪案留下的弹壳是一样的。你看能不能根据这些弹壳和弹头确定作案的枪的类型,确定是不是同一把枪?”

崔道植此时已经退休两年了。听到支援请求后,他同意了。当天,他从哈尔滨飞到4000公里外的乌鲁木齐。

这起跨越北京、新疆三千多公里的案件,就是震惊全国的“白宝山案”。此案1997年被公安部列为“中国刑侦第一案”,当年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第三号国际刑侦大案。因为是枪案,所以确定了“以弹定枪,以枪寻人”的侦破重点,而痕迹检验专家崔道志就是能保证这个重点突破的人。

该案最早发生在1996年3月31日的北京,一个电厂的哨兵被杀,一把五六式半自动步枪被抢。4月7日晚,装甲兵司令部后方办公室的哨兵因佩戴空枪套而受伤。只有枪套被抢,枪没丢。

猖狂的歹徒次日公然袭击防爆大队的巡逻车,打伤3人后逃跑;沉寂不到两周,4月22日凌晨,歹徒再次作案,在北京某农场杀死一名哨兵,并抢走空皮套和空弹匣。

不到一个月,接连发生四起以抢劫枪支为目的的恶性案件。感觉风声收紧的歹徒选择了毗邻北京的河北作为目标。

1996年7月,一名歹徒在夜幕的掩护下袭击了河北徐水某军营的哨兵,并成功抢走一支八一步枪。大约半年后的12月16日,歹徒持八一步枪抢劫了德胜门一家烟草批发市场,开枪打伤一女两男,起获现金6万余元。

之后,北京、河北再无类似案件,但谁也没想到,案件又在新疆发生了。

1997年7月6日,一路人在路上被枪杀;8月8日,新疆某农场宿舍,两名保安被杀,一把五四手枪被抢。8月19日,最大的案子发生了。在边疆宾馆门前,歹徒开枪打死7人,打伤5人,抢走现金140多万元。

这起大案震惊全国,由公安部挂牌督办,是1997年的头号大案。北京的几起案件经过初查合并了,新疆的几起案件也合并了,但是相隔三千多公里的两个系列案件能合并吗?

这是案件侦破中的一个关键点,但就是这样一个关键点,北京和新疆存在差异。在北京鉴定后,最后一个案件的涉案枪支被认为是八一步枪,也就是河北徐水被抢的那把,而新疆三起案件的涉案枪支被鉴定为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两个模型被成功识别。很明显,两个系列的案件无法合二为一,直接导致调查陷入僵局。为了打破这一僵局,公安部邀请了退休的痕迹检验专家崔道志,希望这位痕迹检验领域的领军专家能给出新的建议。

崔老到达新疆后,立即开展鉴定工作。此时,摆在他面前的是在北京、河北、新疆作案后找到的弹头和弹壳。总共有16枚弹头和40多个弹壳。崔老只好一一辨认。通过寻找比对比线索更令人微笑的痕迹,他找出了有用的子弹壳和子弹壳,然后得出结论。

留在现场的弹头和弹壳都是7.62mm,但当时中国装备的制式步枪只有四种口径,分别是56式半自动步枪、56式自动步枪、63式自动步枪和81式自动步枪。

所以可想而知,很难通过弹壳和弹头上的划痕来确定发射枪的类型。而且这还仅限于涉案枪支为国产型号。如果从国外进口,难度会增加几个级别。

“没有两只手能留下一样的指纹,也没有两支枪能留下一样的弹痕。”这就是崔老常说的。凭着自己高超的技术水平和积累的无数观察子弹的经验,经过显微镜下三天两夜的紧张鉴定,崔老给出了三个结论:

新疆三起涉枪案件的枪支均为同一把八一自动步枪;新疆、北京“12.16”案涉案枪支为同一把自动步枪;可以判断两地的系列案件是同一把枪所为。如果枪不是卖进新疆的,可以判断是同一人所为。

有了崔老的结论,两个系列的案子马上一起调查,侦查员有了新的思路。由于歹徒对北京和新疆都非常熟悉,他认为他可能是北京人。他曾在北京因犯罪被处理,服刑期间在新疆被劳动改造。这一猜测大大缩小了怀疑范围,白宝山浮出了水面。

1997年9月5日,打死打伤21名警察和群众,抢劫枪支3支,现金100多万元的白宝山在北京市石景山区家中被抓获。此时按照崔老的鉴定结论,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一度几乎陷入僵局的案子就宣告告破。

这些骇人听闻案件的始作俑者白宝山是惯犯,反侦察能力很强,所以这起由公安部督办的案件一度陷入僵局。在案发现场留下弹壳,一方面是他胆子太大,不敢在闹市持枪抢劫。另一方面,也许他做梦也没想到,弹壳和弹头上的痕迹能和指纹一样重要,能破案。

在被捕后的审讯中,白宝山直言,“在作案前,我要把可能出现的问题想好几次。包括作案 *** ,行走路线,最大允许时间,作案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意外,我是如何处理的等等。当我想到一件事的时候,我会解决它。在我考虑了这一切之后,我在行动之前感到自信。”

白宝山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从抢劫开始就决定要枪,买不到,因为买了容易暴露,所以决定去抢。所以他在北京一次次作案,就是为了抢枪。而且普通枪看不上自动步枪。于是,在抢到一把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后,白宝山并没有停下来,继续攻击警察和哨兵,直到抢到一把八一式自动步枪。

在新疆作案前,白宝山也做了精心准备。首先,他找到了他以前的狱友吴并把他带了进来。因为他觉得自己虽然有枪,但是办不了大案,所以找了另外一个人。

之后,白宝山多次蹲伏,反复勘察周围地形,设计了几条逃跑路线,摸清了边关酒店交易点商户的交易规律。在决定作案之前,他决定为吴抢把枪。吴提出长枪不好携带,于是两人在149团场1营警备区打死两名警察,抢走一把五四手枪。

作案时,白宝山一次锁定两个“猎物”。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种行为,大胆不足以形容。在抢劫的过程中,完全没有恐吓和胁迫的过程。都是直接上去开枪,把受害人打死,然后抢劫。被捕后,白宝山说:“必须开枪,必须杀人。否则,没有令人震惊的力量,谁也不会愿意被人抢走巨款。”

在一次抢走100多万元,杀死7人,又杀死数人后,白宝山毫不留情地杀死了他的同伙吴。从白宝山的所作所为和后来的供述来看,他不仅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歹徒,还是一个有思想的歹徒。

就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不以人命为命,竭尽全力的邪恶土匪。因为几个弹壳,打到了崔道志的手。当然,以公安部的名义办这么大的案子,是汇聚了各路专家,破案也是大家共同努力。崔道植只是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对案件的进展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

但不可否认的是,弹痕检验本身难度极大,而且无论是新疆认定的56式半自动步枪,还是北京认定的81式步枪,都使用的是56式步 *** 。两把枪产生的子弹用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只能用显微镜观察。

凭借多年积累的高超技术和经验,崔道之深知两种火器在痕迹上的细微差别。八一步枪的弹壳右下角有一条很细的线痕,而五六半自动步枪的弹壳没有这样的痕迹。要发现这种微小的差异,连光线的角度都要控制,否则根本发现不了。

崔常说,这些涉枪案件基本都是人命关天,不能有任何闪失。崔老就是秉承这个原则,对指纹、枪痕等线索的细节进行调查分析,拨开案件的迷雾,让真相大白。

2021年6月29日,87岁的崔老被授予“七一勋章”。

法医专家崔道之破案的故事,下期继续告诉你。

刑侦八虎之一崔道之的故事,分几个时期讲给大家听。欢迎关注。

上一期精彩:女主裸死室内,证据不到五年未破。最后只用了半个指纹就查出了真凶。

整理文章不容易。欢迎关注狼性君。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想让更多人了解这些历史知识和故事,请推荐给更多人。

本文为原创,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抄袭必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