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梦溪笔谈的作者是(梦溪笔谈冯梦龙早春)

《孟茜笔谈》是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1031-1095)所著的一部涉及中国古代自然科学、技术和社会历史现象的笔记本式综合著作。这本书在国际上也很有价值,英国科学历史学家李约瑟将其评为& # 34;中国科学史上的里程碑& # 34;。

根据最古老的元大德刻本,《孟茜碧潭》共分30卷,其中《碧潭》26卷,《碧潭》3卷,《续碧潭》1卷。全书共17个条目,609篇文章。涉及天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价值非凡。书中的自然科学部分总结了中国古代尤其是北宋时期的科学成就。社会史方面,对北宋统治集团的腐朽有所揭露,对西北北方的军事利益、礼制的演变、旧的税役制度的弊端都有详细的记载。

《孟茜碧潭》写于11世纪末,一般认为是1086年至1093年。作者说他的创作是& # 34;对他人不感兴趣的人& # 34;,起点是& # 34;在山中的树荫下,你可以谈谈你的感受& # 34;。书名《孟茜笔谈》是沈括晚年隐居润州(今镇江)& # 34;孟茜公园& # 34;花园的名字。该书的宋代刻本,包括原版,早已不翼而飞。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最古老的版本是1305年(元大德九年)的东山书院印本,现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元德刻本是不可多得的版本,流转清晰,版本有序。经过各个朝代,很容易被很多主人拥有。到1965年,在周恩来的主持下,它在香港被买回。

梦溪笔谈的作者是(梦溪笔谈冯梦龙早春)  第1张

孟茜碧潭


卷一 故事一


学者轶事

原文

唐太宗袁玉堂,运气好。至今只有光棍最后一天坐,不敢隔一天一个人坐。故事:大厅里有一个观草台。每一片草地都是草做的,你可以穿着衣服坐在平台上。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只有空个单位。在玉堂的东边,成芝阁的窗格上有一团火在燃烧。唐太宗在玉堂品尝了一夜的幸福。苏易简是学士学位。他已经上床,踮起脚尖,没有蜡烛和衣服。宫中嫔妃自c引烛入之,至今不易,以为玉堂大事。

翻译

书院玉堂,因为宋太宗曾经来过,所以直到现在,每个月的第一天只允许翰林学士坐在里面,其他日子不敢随便坐。以前在大厅里搭起观草台是规矩。每当起草一封信的时候,单身汉都会穿得整整齐齐,坐在台上。我现在不这么做,只留座位空。在玉堂的东面,成之阁子的窗格上有烧焦的痕迹。原来,宋太宗是晚上去玉堂的。那时候,苏易简还是个学士学位。他已经睡了,匆忙起床。没有蜡烛来穿衣戴帽,侍从的宫女从窗格间伸进烛光。直到现在,我也不打算更换烧坏的窗格,以此作为玉堂的一段佳话保留下来。

胡夫

原文

汉服,从北齐开始,都是胡服。窄袖,绛绿色,短衣,长靴,一条腰带,都是胡服。窄袖好拍,短衣长,都容易草。乐虎·曹髦经常睡在中间,在北方可以看到,尽管王婷也是强烈推荐的。到了胡定日,新雨、新草、新衣服全湿了,只有胡人没什么可摸的。佩戴弓剑,毛巾(这两个合起来就是一个字),包,刀之类的。从那以后,虽然我不在了,但我仍然保留着我的戒指,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命名,如马邱智的根,也就是今天的腰带。天子必以十三环为节,当唐武德、贞观尚在。开元以后,人虽然老气,但略有富可歌可泣之意。但带钩仍是把带当洞穿,本朝加了顺滑的褶皱,也是枝繁叶茂。

翻译

从北齐开始,中原地区的服饰都采用了胡人的服饰。窄袖、长皮靴、一根腰带,都是胡人的服饰。窄袖方便骑马射箭,短衣长靴方便在草地上行走。胡人喜欢茂盛的草,经常住在里面。我在北方的时候见过这个,连宫殿都在深草里。当胡人王到达时,天刚刚下过大雨。穿过草地的时候衣服裤子都湿了,只有衣服裤子一点都没湿。挂在皮带上的皮带,大概是用来佩戴弓、剑、手巾、包、磨石之类的。虽然后来被去掉了,但还是保留了它的环,像拴在牛马背后的皮带一样与环相连,也就是今天皮带上的装饰扣版。皇帝必须以十三环为准,唐代武德、贞观时期仍是如此。开元以后,虽沿袭旧俗,宽了一点,但钩还是从腰带上穿。原来腰带上做的是一个小洞,这次改革成了折叠的,人的外形更漂亮了。

淮汀之战

原文

目前,学士院三堂有一棵巨大的槐树,名为“槐树堂”。以前住在这个亭子里的,最多也就是入相。为怀堂学士,有到人民银行门前者。等你给学士学位的时候,看看这件事。

翻译

学士院三堂前有一棵巨大的槐树,一直被称为槐堂。传说很多以前住亭子的人都当上了宰相。所以学士们都争着住怀庭堂,甚至搬别人的行李来抢占怀庭堂。我还是单身汉的时候,亲眼目睹过这样的事情。

女性-黄色字符变化

原文

亭子新书网络版有错误,用雌黄涂。教改方法:刮洗伤纸,纸易脱;如果涂了粉,字是不会掉的,涂几次才能擦掉。只有雌黄在传播时消失,但仍持续很久。古人称之为“铅黄”,用途广为人知。

翻译

《观心抄本》有错,用雌黄粉涂抹。我比较过一些改字的方法:刮坏的纸,贴一张纸,很容易拿下来;不能用粉擦掉字,要涂几次才能完全盖住。只要涂上雌黄,就会擦掉,很久都不会掉。古人称此为“铅黄”,很可能长期使用这种方法。

宋代藏书

原文

在过去的生活中,书籍分布在好几个地方,封面防水,比较散。今天有三个博物馆和秘密馆,都在崇文书院。这期间官书被盗的人很多,读书人的家庭也经常得到。在甲中,有八个编辑,四个官方书籍,和数百名办事员。写在一大卷黄纸上,从此私底下的人就不敢藏了。过了很长时间,你只能看完《赵文馆》这本书。

翻译

上一代的藏书放在好几个地方,大概是为了防止火灾、水等灾害导致书籍丢失。目前三馆和秘阁有四本书,但都在崇文书院。其中,官书多被盗,学者家属也经常发现。在祐年间,朝廷设立了八名编辑,负责整理四个图书馆的书籍,并配备了100名办事员。所有整理好的书都用黄纸装订成册,抄在大册子里,从此私人不敢擅自收藏。经过多年的整理,我们刚刚整理完赵文博物馆的书籍。

王安石打破了常规

原文

嘉中,进士之名奏于科举之前,京师谎称王军民为状元。我不知道它说了什么,但是人们不知道军民是谁。还有科举,王晶做公职的时候就知道做专利,天章阁等着做杨乐道的时候就是详臣。旧制度:科举,设初试官,先定地方,再定,让考官送回来,再定品级。那是一个详细的正式任命,初审人员做出决定,这样复试就可以像已经做了一样。如果不一样,课程要详细。从初审还是复试决定的时候,你就要等了。当王在初审中设定的第一人不被允许时,杨乐道认为有必要遵纪守法。讨论仍未决定。太常朱做官的时候,听道:“打仗有什么意思?道学前十天,听说王军民是状元。一切都要在之前决定,我恨自己。”也就是说,他们两人各自带着自己的意图进入使团,而这封信是龚景要求的。又送来一封信,但王军民也。详细的官员还要等。从那以后,它就被定制了。

翻译

安索皇帝在位期间,礼部上报进士人数后,皇帝还没有举行进宫考试,北京就有传言说王军民是状元。我不知道谣言从何而来,人们也不知道王军民是什么样的人。到了殿试,王安石被任命为当时的官员,天章阁要做的杨乐道被任命为详细官员。按照过去的制度,宫廷考试举人设立一个初试官,先确定等级,然后封好,送到考官那里,再分等级,再送到详官那里,把初试官定的等级打开,用来比较考官的等级。相同的话,不同的话对提交的文章进行审查也是可以的,确定以初审或者复审的等级为准,即不能单独确定等级。当时王安石认为第一考官和考试考官任命的第一个人不合适,就选了另一个和状元同等级的人。杨乐道遵守规则,认为不可能。经过深思熟虑,这两个人无法做出决定。太常,邵青朱从道是当时的封官。他听说了这件事,就对同事们说:“何必互相争论呢?10天前从刀刀那里听说王军民是状元,这样的事情想必早就定下来了。可惜那两个人自找的。”很快,他们各自向皇帝汇报了自己的想法,皇帝下令采纳王安石的请求。当你打开密封名单,它是王军民。详细官方可以单独确定等级,从此。并成为固定的制度。


卷二·故事二


皇室子弟给官员。

原文

子授南班官,王文正传世为丞相日,于是这场讨论开始了,否则就。故事:粽子没有移官之法,只有遇到难得的场合,才会移官。仲晶登基之初,祖上被分到了南郊,宗室要讨一份礼物,让皇宫的教授们在草桌上闻一闻。见了丞相王,问曰:“前日宗室求动官者何人?”如果你不知道你的意思,你不知道。想想就怕穷怕得罪,又会去湘府。释公问之如前,约之愈怕,不敢再藏,遂来真。公曰:“吾无他,惟爱其言耳。”徐悦多次受到表扬,他说:“我被指示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几天后我将担任指挥官。”此后被南班授予。它属于一开始就被去掉的将军,每走七步就是我们的时间,所以是定制的。粽子千言万语感谢他,却不敢接他的话。为了接近刁,刁尝稿以示之。

翻译

皇室的孩子被任命为南方阶级的官员。世界上有人说,这个动议是王秋·丹当首相时提出的。是真的吗?在前体制中,皇族子弟没有升迁之规,只有遇到难得的大清佳能,才全部晋升一级。关羽统治时期,确定祖先一起祭祀南方。宗室子弟想趁着拿着大礼求情的机会,请王冠雕教授为皇上起草一份报告。刁岳遇到宰相王增,王增问:“前些日子宗室子弟请求升迁的报告是谁写的?”雕月不知道他的用意,回答说不知道。回去后,我担心事情澄清后会受到指责,于是又去了首相府。国王又一次像以前一样问他,但貂蝉越来越害怕,不敢再隐瞒,如实回答。王曾说,“没别的意思,就像报道的措辞。”他连连称赞,不慌不忙地说:“我得到了皇上的旨意,另有打算。过几天我应该会有具体的指示。”此后,任命了南班军官。从当小将军开始,皇室的近亲已经被提拔了7次担任我们的时代,这已经成为一个固定的制度。很多皇室子弟都以搬丝来感谢貂蝉,貂蝉却不服。我和刁谈了多年的交情,刁谈曾经给我看过这份报告的草稿。


卷三 辩证一


古今平衡系统

原文

石军石狮,五大国之名,重120斤。后人视一斛为石,汉代以来一直如此。“饮一石不乱”也是如此。拉弩,古人用石率;现在人们把粳米的重量当成石头。每石重92斤半,汉秤重341斤。今天的武术棋子是弩。如果有九石,就是古代的二十五石。比起魏的武功卒,多了两个人。还有弓三石的,古代是三十四。弓比高燕的高,有五个人多。他们都是最近几年长大的。结果他们使尽了攻、刺、射,是极其古老的工匠。武备实力前世无对手。

翻译

石军石是五种重量单位之一,一石相当于120斤。从汉朝开始就是这样,比如“一石不醉酒后吐真言”就是证明。古代人也是以君石的标准来衡量弓弦的强弱。现在人们把1粒粳米的重量看做1石。所有的石头都是以92斤半为基准,相当于汉代称的341斤。今天的士兵拉伸弩,其中一些重达9石。如果计算他的力量,在古代是25石。比起魏国的勇士,还是多一个人当两个人。有达到3石的弓,古代是34。比起燕高拉的弓,还是不止一人为五人。这是这几年教育训练的结果。于是,格斗、刺、赛马、射箭都融合了少数民族和汉族技术的精华,武器和盔甲都是古今技术中的精品。武器的丰富和精良是前几代人无法比拟的。

杨吴

原文

阳光普照万物,中间是阻碍。在家里叫“艺术”,比如人摇桨的时候,妨碍了。如果风筝的影子跟风筝一起飞空,或者中间被窗户缝隙束住,影子跟风筝相反:风筝的东边是西边的影子,风筝的西边是东边的影子。再比如窗户缝隙里塔的影子,被窗户绑在中间,全部倒挂,就像太阳一样。杨遂脸色沮丧,用手指用力按着被;远远的,没什么可看的;在这之后,我会倒下。它无处可看,就像一扇窗户的缝隙。是因为腰鼓碍事,背景和结尾相融。所以,你举手的时候,影子越来越低,开始的时候,影子越来越高,可见。(太阳照,太阳照,光向内聚,离镜子一两寸,光聚成一铺,大如麻,物体在燃烧。这是腰鼓最薄的地方。)特别的才是真的,人也是真的,不被中间的事阻碍的人很少。小利益易,是非对立;取之于己,用之于己。难的不是碍事,而是看颠倒了。(《酋长国的错误》说大海翻了,塔的影子就倒了,这是谬论。进入影窗缝隙是常识。)

翻译

所有被太阳照射的物体都是倒影,因为中间有障碍物。数学家说这叫“晶格技术”。比如一个人摇桨的时候,作为支撑的小木桩就成了桨的障碍。就像空里飞翔的鹰,它的影子随着鹰的飞翔而移动。如果鹰和影子之间的光线受到窗户缝隙的约束,那么影子和鹰飞行的方向是相反的。就像窗洞里塔的影子,中间的光被窗洞所克制,也是倒置的。它与太阳的镜面呈凹形。当手指接近镜面时,看起来是正面的;当手指逐渐移开到某个位置时,图像消失;这个位置之外,好像反了。那个看不见的地方,就像窗户上的洞,摇橹的木桩,腰鼓的腰,都成了障碍,物体与意象相对,就成了摇橹的条件。所以你一抬手,阴影就下去了,你一抬手,阴影就上去了,应该看得见。不仅对物如此,对人也是如此。这中间很少有不受外来事物阻碍的。小的会改变彼此的利益,是非颠倒;年纪大了,你把自己当成外在的东西,你把外在的东西当成自己。看到一个不倒过来的物体而不要求清除障碍物,太难了!

解州盐池

原文

解州盐池一百里见方。久而久之,四山之水,悉而不溢;大旱干涸。卤的颜色是红色的,黑话里叫“蚩尤血”。中间只有一个泉,就是甘泉。如果你得到了这些水,你就可以聚集起来。此外,北方有尧绍水,又称吴咸水,故盐不再束缚。老朋友称之为“无咸河”,这是盐沼之患,与其做好土匪小偷的准备,不如建一个大升降机来防范。原来的原因是盖武的盐是浊水,入卤会沉积卤脉,盐就失效了,所以没什么不同。

翻译

解州盐池120里。久雨之后,周围山上的水都流入池中,但池水从未溢出;在干旱期间,它从不干涸。卤水呈紫色,在半泉之下,俗称蚩尤血。中间唯一的泉水是淡水。有了这些水,盐就可以从盐卤中结晶出来。此外,盐池北部还有瑶绍水,又名五仙河。盐池里的卤水不与甘泉的水混合就不能制盐。只要五仙河流入盐池,卤水就不再结晶。人们称之为咸河,是盐沼的祸害。人们筑堤是为了防贼,而不是防贼。想必五仙河是浊水,一旦流入卤水,就会沉积堵塞卤水矿脉,所以无法产盐。没有其他特殊原因。

胡宝伟成

原文

庄子说,“成麻生。”品文子注:“秦人称豹为旅。”到了兖州,人们仍称虎豹为“成”,盖为“蝼蚁”。这样看来,方言也是旧俗。

翻译

庄子说,“成麻生。”我看过的注解说:“秦人称豹为程。”到了兖州,当地人还是把虎豹叫成,大概就是虫子的意思。那是方言,或者是一种古老的习俗。

芜菁甘蓝

原文

古人藏书而用之。云,香草也。今天,人们称它为“七里香”。豌豆似的叶子一簇簇的,叶子特别香。秋天过后,树叶白如粉末,所以很少见到甲虫。南方人可以去除座位下的跳蚤和虱子。当它被授予赵文馆时,在鲁公的家里发现了几株。移植到秘阁后,如今已无幸存者。香草等。,有很多不同的名字。所谓“孙岚”和“孙武”,也就是今天的菖蒲。惠,今零陵香也。嗯,今天白芷也是。

翻译

古书用芸香防蛀。芸香是香草的一种,现在叫七里香。它的叶子类似豌豆叶,小而长,成簇。叶子很香。秋天过后,叶子微微发白,就像抹过面粉一样。对防蛀虫有特效。南方人摘下来放在凉席下面,可以除跳蚤和虱子。当我被授予赵文亭时,我从文彦博家得到了许多芸香植物,并把它们移植到了秘亭的后面。现在已经没有幸存的了。一般香草都有其他的名字,比如所谓的,就是今天的菖蒲,惠就是今天的零陵香,傅就是今天的白芷。

炼钢

原文

世界上所谓锻铁的炼钢工,用软铁把钢板折弯,却用“生铁”困住,用泥封好,互相锻打而成,称为“团钢”或“浇钢”。是假钢耳。暂时是假生铁。第二次精炼后,生铁是自熟的,还是软铁。但是,世人若不以为然,就不知道真正的钢耳。我派使者去磁州锻造车间观摩炼铁,这样我就能知道真正的钢铁了。铁里有钢的地方,面里有筋,把面揉透了,就见面筋;炼钢也是如此。但如果用100炉以上的精铁锻造,每锻一次就叫轻一次,直到锻造出来重量才减轻,那么就不消耗纯钢了。这种铁是纯净的,颜色是清澈的,打磨过的,但却是偷偷绿黑的,和普通的铁有很大的区别。精到极致的,根本没有钢的,都是土地生产出来的。

翻译

世界上的钢铁是把熟铁卷起来,中间嵌生铁,用泥封炉熔炼,锻造使之互相渗透而成的。叫做“球钢”,也叫“浇钢”。只是假钢。暂时用生铁做硬的。生铁经过两三次烧成,就成了熟铁,得到的产品还是熟铁。但世界上没有人认为这是错的,因为他们不了解真正的钢铁。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去磁州的铁匠作坊看炼铁,才知道真正的钢铁。任何铁与钢就像面粉中的面筋。软面粉一洗就出现面筋。炼钢也是如此。只要精选精铁,锻造一百次以上,每锻造一次就称一次,轻一次,直到多次重量不减,那就是纯钢。就算锻炼几百次也不会瘦。这是铁的纯净部分。其颜色清晰,打磨光亮,呈暗沉的青黑色,与普通铁有明显区别。还有一些伪造的根本不能炼成钢,都是因为产地的原因。

汉人酿酒

原文

汉人饮酒一石不乱,故比酿酒法,每粗米二迎,由此得六迎六斗酒。今天,当酒被消费时,每30桶就有一个人欢迎,但只有一个人欢迎5桶酒。如果像中国的方法,只是用酒精粗化,能喝的人多喝不乱也就不足为奇了。不过汉朝的一个迎宾也是今天的二斗七升。一个人的肚子里,怎么会有两桶七升水?或者说“石”是“君石”的“石”,重120斤。以今天的规模,当三十二斤,也就是今天的三斗酒。毫无疑问,定国饮酒不乱。

翻译

汉代人喝1石酒不醉。我对比了酿造方法。汉代每2轮粗米,造成6轮6斗酒。目前最薄的酒,每一顿迎宾饭都只是一顿迎宾五斗酒。如果像汉朝的方法,那就是有点醉了。酒量超过自己的人会喝醉,这应该不足为奇。但是在汉朝,一个欢迎,也就是现在的两斗七升,人们怎么能把两斗七升装在肚子里呢?有人说“石”是“石军”的“石”,重120斤。用今天的秤称,应该是32斤,也就是现在的三斗酒。我怀疑定国没有喝几石酒这回事。

电子明胶

原文

都说古时候,水在各个地方都是流动的,代代相传的水就是流水。阿忆汲水路过,水是在一口井里煮的,叫“阿胶”。搅动浑浊的水使之澄清。人服用时,下膈化痰止呕,均以水清下,加重。故用于治疗浊、实之症。现在的医生不是这个意思。

翻译

从前说水是地下偷偷流的,如今挖的都是流水,世界上都说水是下面流的。东也是抽水的地方,用井水煮胶,称为“阿胶”。用来搅拌浑浊的水变得清澈。人一旦服用,下膈痰就会减少,呕吐就会停止。都是利用水供应的性质,使之清而重,所以用来治疗积食、胀气、呕吐等疾病。现在医生的处方里没有这个记录。

度量衡考试

原文

考乐法改圣旨铸浑仪,求测秦汉以前斗升:数今六斗一斗七升九合;今天重三斤是十三两;(一英镑是今天的四分之二或三分之二的二分之一,一两是今天的六铢半。)来宣传中国;在古代,五分之三英尺是两英寸,但今天,它超过了一英寸八的百分之四十五。

翻译

我研究了乐规并接受圣旨铸造浑仪,摸索了秦汉以前测得的斗和升,算出六斗相当于一斗,七升九合。重3斤相当于现在的13两(1斤相当于现在的4+1/3两,1两相当于现在的6铢半);升的中间是方的;古代的尺子是2.53寸,比现在的尺子1.845寸多一点。

梦溪笔谈 卷四·辩证二


用肉桂屑除草

原文

杨文公写的《袁谭》中记载,过了江南,暑亭前长了草,徐恺下令用桂皮屑缝砖,草都死了。《吕氏春秋》中有“桂枝下无杂木”之说,指桂枝味辛,螯合。但桂对草木的杀戮是自然的,而不是为了辛的螯合。《雷公罐藏论》云:“以桂钉木为鼎,其木必亡。”丁志伟,不一定能爪大木,从其本性来使耳。

翻译

杨文公的《袁谭》记载,南唐的李后主讨厌长在消夏亭前的草,许恺让人把桂枝下脚料撒在砖缝里,多年生的草都死了。据鲁《春秋》记载:“桂枝之下无他树”。大概就是桂枝刺激性大的原因吧。但桂枝能杀死草木,这自然是它的本性,并不是因为辛辣刺激。《雷公罐藏论》说:“用桂枝做个钉子,钉在树上,树马上就死了。”一颗钉子很小,也未必能杀死一棵大树,只是因为它们的特性相互制约。

除了公务之外

原文

除了拜官职,就是“除了他的旧居”,否则。“楚”仍是“易”,以新换旧称“楚”。比如新年之交叫“初”。《易》:“除容齐,莫忧。”新生事物容易伤害,要做好准备。除了“顺序”,自下而上,也更容易。

翻译

除了拜官职,通常说是罢免他以前的官职。这种说法不正确。此外,它的意思是用新的工作代替旧的工作,所以它被称为除了,就像新年的转折被称为除了旧的一年。《易经》上说,“脱容器,保平安。”就是以新武器换坏武器,以防不测灾难。步骤叫做“去除”,意思是自下而上,也有替换的意思。

韩文公

原文

天下画的韩退,小脸美髯,头戴纱帽,是江南韩熙载的耳朵。现在还有当时的画,很清晰。Xi靖被江南人称为“汉文公”,所以误以为会归还。又胖又寡。元丰中,郡县画皆是Xi哉,后人无从辩驳,故为Xi哉。

翻译

世人所画的韩愈,脸很小,胡子很漂亮,带着纱帽。其实这只是江南的韩熙载。也有当时的画作证,画上的题字非常清晰。韩熙载的谥号是文景,江南人也称他为韩文公,所以大家都误以为他是韩愈。韩宇比较胖,胡子也不多。元朝统治时期,韩愈陪同追悼会到王玄庙,各县县画的韩愈画像都是韩熙载。后人认不出来,韩愈就成了韩熙载。


#pgc-card .pgc-card-href { text-decoration: none; outline: none; display: block; width: 100%; height: 100%; } #pgc-card .pgc-card-href: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pc 样式*/ .pgc-card { box-sizing: border-box; height: 164px; border: 1px solid #e8e8e8; position: relative; padding: 20px 94px 12px 180px; overflow: hidden; } .pgc-card::after { content: " "; display: block; border-left: 1px solid #e8e8e8; height: 120px;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76px; top: 20px; } .pgc-cover { position: absolute; width: 162px; height: 162px; top: 0; left: 0; background-size: cover; } .pgc-content { overflow: hidden; position: relative; top: 50%; -webkit-transform: translateY(-50%); transform: translateY(-50%); } .pgc-content-title { font-size: 18px; color: #222; line-height: 1; font-weight: bold;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white-space: nowrap; } .pgc-content-desc { font-size: 14px; color: #444; overflow: hidden; text-overflow: ellipsis; padding-top: 9px;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1.2em; display: -webkit-inline-box; -webkit-line-clamp: 2; -webkit-box-orient: vertical; } .pgc-content-price { font-size: 22px; color: #f85959; padding-top: 18px; line-height: 1em; } .pgc-card-buy { width: 75px;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0; top: 50px; color: #406599; font-size: 14px; text-align: center; } .pgc-buy-text { padding-top: 10px; } .pgc-icon-buy { height: 23px; width: 20px; display: inline-block; background: url(https://s0.pstatp.com/pgc/v2/pgc_tpl/static/image/commodity_buy_f2b4d1a.png); }

御四库全书社需全套500册,乾隆御书馆全书社需豪华全套。

¥99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