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林北杂谈 > 正文

计算机算命(在线人工免费算命咨询)

计算机算命(在线人工免费算命咨询)  第1张

“这个肇事司机看脸就不是个好东西……”

在社会热点事件中,总能看到类似所谓“相面大师”的评论。一旦对评论帖子感兴趣,就不知不觉地掉进了“大师”设下的陷阱。

人工智能算命、在线算命和“塔罗牌”算命...披上高科技的外衣后,网络算命越来越流行,背后的骗局也越来越多。

欺骗

2020年什么会最火?直播。

不仅直播发货,还直播算命。

内蒙古女子王某某长期身体患病,导致感情和事业都不顺利,情绪低落。闲来无事,在某网络社交平台上刷到刘某某正在直播占卜算命。

王某某随后添加刘某某为微信好友,并咨询算命问题。刘某某谎称可以帮她破灾、得病、保平安,骗取她的信任。2019年3月至7月初,王某某被骗250余万元。2020年底,刘因涉嫌诈骗罪被提起公诉。

很多案件显示,很多被告人化身为所谓的大神、大师、法师、道士等。,并通过网络社交平台直播算命、征婚等内容,发出可以改变交通、消灾的虚假信息,从而一步步骗取受害人钱财。免费看手相是最常见的套路,也是骗局的第一步。

计算机算命(在线人工免费算命咨询)  第2张

社交网络平台上与“算命”相关的视频和直播。网页截图

热点也是常见的诈骗套路。2019年以来,安徽宁国、重庆两江、江苏盐城等地警方相继打掉多个网络算命诈骗团伙。安徽宁国警方曾通报,某明星离婚等社会热点事件发生后,网络算命诈骗团伙通过微博账号对当事人的面相、运势进行评论,吸引粉丝关注,同时组织同伙跟进。一旦有粉丝咨询,微博群里的嫌疑人会立即推送给微信群里的同伙,最终利用微信冒充“大师”指点迷津,做事情骗取钱财。

文字技术

骗局之所以成功,与文字有关。

一些诈骗团伙或个人抓住受害人的心理和痛点,用细腻的言辞取得信任,然后“对症下药”,夸大宣传,甚至哄恐吓,借机推销“转运”、“救灾”等保护性产品和做法,设立功德碑等付费项目,从而骗取大量钱财。

一个网络算命诈骗团伙的犯罪嫌疑人向江苏盐城警方供述。他们进公司后,要进行演讲培训,每人发一套演讲模板,上面列了几十个问题和答案。仅第一次聊天就有超过50页的语音模板。

2020年7月,Xi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的一份起诉书显示,从2019年3月开始,某某制作统一的发言模板,对尚某某等客服进行培训。每个客服手持多部手机,以“道士”“真人”等虚假身份在朋友圈招揽客户。客服负责观察和说辞。尚某某根据客户提供的身份信息,通过一些免费的算命网站进行查询,并为客服炮制好话,以便继续实施诈骗。

剧本模板通常模棱两可,给人一种“算命准确”的错觉。类似于心理学中的巴纳姆效应,是指描述越模糊、越笼统,人们的感受就越准确,也就越容易据此对号入座。

有一种所谓的“算命”是因为作弊者是同时在微信上注册多个马甲的真实熟人。

李某某和张某在澳洲留学时是同班同学。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李某先用微信虚构“香港算命先生何某”,并迅速骗取张某信任。此后,李某某先后充当“香港大师助理”、李某某的女性朋友、女性朋友介绍的男友袁浩宇、袁浩宇的姐姐等角色,与张某结识并交往,以救灾、交通、治安保卫等为由骗取张某120余万元。

因为2016年3月的一天,张某在和袁浩宇聊天时,突然收到了李某的回复。张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于是报警。2021年1月,经法院终审裁定,李某某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记者发现,很多骗局都是因为类似的操作失误而被曝光的。

还有一种所谓的“精准算命”,是因为有人偷偷作弊。

在湖南石门县,徐以“徐道人”的名义发了财。2017年起,他让在四川某派出所工作的儿子使用公安综合信息查询系统查询算命对象,然后发送到他的微信上。从那以后,“徐道人”的生意越来越好。2018年上半年,因为算命时频繁查看微信,不小心被人拿走手机一探究竟,骗局当场揭穿。2020年9月,父子俩都受到了法律的惩罚。

一伙

一些地区破获的案件显示,网络算命骗局往往是团伙作案,组织架构严密,操作专业,以90后成员为主,新媒体矩阵运作。

2019年7月,安徽宁国警方成功侦破特大网络算命诈骗案,抓获以云为首的7个诈骗团伙,涉案人员72人。

据警方通报,诈骗团伙分工越来越清晰,呈现出职业化的特点。陈某成立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有微博群和微信群,运营了“看相禅师”微博等60多个账号。其粉丝总数过亿,仅《看相禅师》就有1200万粉丝。作案手法都差不多。这些团伙利用微博的账号蹭明星、蹭社会热点,评论当事人的脸,然后利用微信冒充“大师”行骗。它已经被尝试和测试。

在这家文化传媒公司,帮派成员上岗前需要进行演讲训练。每天他们都要通过视频考勤签到,定期组织视频会议等。,并采用“商业评估运营”模式。

重庆警方2019年8月破获的一起网络算命诈骗案显示,警方在4个窝点抓获犯罪嫌疑人210余人,缴获手机1600余部、电脑500余台,诈骗金额达2400余万元。诈骗团伙以公司名义招募了一批90后业务员。涉案的5家公司组织架构严密,各有专人负责,有2至4个营业部。每个销售部门有3到5个销售小组,每个小组有5到10名成员。公司有相应的职位,如部门经理、财务和人事。

该团伙以“算命先生”为幌子,通过销售“消灾祈福”产品在网上实施诈骗。嫌疑人向警方供认,那些护身符、辟邪物等。都是由采购部统一在网上采购的,价格也就几十块钱。然后,他谎称自己“穿越了光”,可以“换交通工具”、“消灾”,以几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卖给灾民。

有记者在某购物网站搜索“开光符”,发现一个“开光护身符”的批发价从0.25元到0.33元不等,一个开光符吊坠的最低价格为2.8元。团伙转手后,以数倍、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格卖给受害者,牟取暴利。

以免费看平等为诱饵,通过话术模板骗取信任,利用哄骗、威胁、封建迷信等手段,最终将客户分流到救灾产品和付费物品的转运上,完成变现。网络算命,很多都是诈骗分子通过流量变现的利益链。

《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第五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联网制作、复制、查阅、传播“宣扬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等信息。凡是以骗取钱财为目的,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都涉嫌违法犯罪。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rmzj@people.cn

0